正文

山巅一寺一壶酒

更新时间:2018-01-13 18:02:45字数:5496
此时还是早春,山野间只是被春风涂抹了淡淡的微绿。田地还未完全解冻,农耕也就没有全部展开,四下里静悄悄地少有人迹。只是有一些早归的鸟儿忙碌着搭建新窝,准备在这儿的天地间度过一春一夏,到了秋天再去往远方。马蹄嘚嘚地踏在春风里,有些微凉,却又让人在早春的阳光中有些莫名的欣喜,毕竟万物复苏的情愫悸动着整个天地,让人不由自主地感应着天地回暖的氛围。白马上坐着一个随意的十五六岁年轻男子---坐姿随意,穿着随意,连表情也很随意。一袭白衣胡乱搭配着一条绿披风,脸上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慵懒微笑,白玉般的脸庞上五官精致,一头黑亮的长发随意地扎在脑后,用一根黑丝带一捆,就那么任它在脑后随着马步左摇右晃。马儿走的并不快,缰绳早已松开,有些信马由缰的意思。在白马的后面跟着两个僮仆打扮的黑衣少年,也都是十五六岁的年纪,两个人一步一步走得辛苦,不住地大声叹气,明显希望坐在马上的白衣公子能听到叹气声,然后心中垂怜,能下令休息片刻。白衣公子却是充耳不闻,两只极亮的眼睛遥望着远处巍然耸立着的苍澜山。苍澜山上还没什么绿意,去年残留的雪还在许多山凹里白花花地躺着,气息奄奄却又不会很快离去,仍然在向刚来的春天示威。“公子,又走了多半个时辰,两条腿不听使唤了,休息下嘛!”看着公子丝毫没有休息的意思,走在马屁股左边的僮仆终于忍不住,皱着脸显出十分疲惫的表情喊道。“是啊,两条腿跟灌了铅似的,一步一挪,脚上都起泡了,很累啊公子。”另一个僮仆立刻应和,干脆就停下了脚步,望着白马上心不在焉的公子。“哦?累了?”白马上的白衣公子勒了下马缰,白马有些懒散地停下步子,转头瞧了一眼白衣公子后就低下头开始找草吃。白衣公子坐在马上有些诧异地回头看看两个僮仆,脸上的表情是“你们怎么不早说”的意思,眼里有些迷惘,好像真不知道两个僮仆累了一样。“公子你就别装了。我们叹气声音那么大,你又不是听不见。”站在马屁股右边的僮仆带着幽怨说道,“你是故意的。”“就是,我们都叹气一柱香的时间了,你其实早就听见了吧。”另一个僮仆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揉着脚愤愤地说道。白衣公子嘿嘿笑了,他一偏身跳下马来,从马鞍边的袋子里摸出一个水囊,马缰一扔,自顾自走到一道土坎边坐下,打开水囊喝了一大口,然后扔给靠近自己的僮仆,笑道:“你们这两个兔崽子,哪有做僮仆的样子,还跟我抱怨!我老人家好歹也是当朝一品镇北大将军、御封北陵王府里的江二公子,怎么就没有一点尊敬的意思啊?”接着了水囊的僮仆打开水囊猛猛喝了几口,再把水囊扔给另一个僮仆,这才恬着脸笑道:“公子你老人家可别这么说!要说尊敬,咱们这些做兄弟的,谁不是把你江二公子当神一样敬在心里?”白衣公子听着他说话,脸上的笑意更浓,竖了个大拇指夸道:“哎呀小七,你说话的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心中安慰!”名叫小七的僮仆听他夸奖,立刻看了旁边名叫小六的僮仆一眼,得意之情溢于言表,脸上开花了般大为快乐。小六两眼朝天,口中叼着水囊不说话,脸上做出深刻沉思状,似乎完全没注意到两人的对话,对这边完全不理不睬。白衣公子知道这两人互不服气。这些天他指点两人读了些书,两人争强斗智,读书的热情很高,相互间比个高低的热情更高,这一会儿自己夸了小七,那小六自然心中不满。这两个僮仆几乎是跟着他一起长大,三人之间早已没了主仆之分,只是名义上面子上还有身份区别,但私下里嘻嘻哈哈,悠游自在,说话做事倒像三个顽皮的大孩子。休息了片刻,三人喝足了水,立刻起身,继续向苍澜山行进。三个人原本约好过半个时辰就休息一次,但现在眼看着天色不早,借着休息时间嬉闹一番的心思也就消了,这才开始真的赶路。到了申时一刻,三人堪堪赶到苍澜山脚下。此时已经又累又乏,带在身边的食水干粮早已分吃完了,这会儿又是早春,山脚下的野果树木还未发芽,周围也绝无人迹,讨些吃的喝的都无处可讨。三人东张西望,一起唉声叹气,挤靠着在一片还算平整的山石上休息,连那匹白马都翻着白眼张望着十分萧索的苍澜山,不住打着响鼻,好像也在表示对苍澜山的不满。“我爹说山上那庙里的斋饭十分入味,每次来他都要吃上三大碗。”白衣公子带着神往望着山顶说道,“我们休息一下就赶紧上山,赶在和尚们晚斋时间抢他们的斋饭吃!一会儿上山别像两个小姑娘似的给我老人家叫唤,走的要快,要不我可不等你们。”白衣公子比小六小七大上几个月,体力自然也比他们两个要好,休息了一柱香的时间就恢复了七七八八,他一边说,一边翻身站起,牵过马来,没打算骑---这儿已进山路,他想着和两个小兄弟一起同甘共苦,走着上山去。小六小七不甘落后,紧紧跟在他身后,三人一马迤逦上山。苍澜山山势崎岖,上山的路宛如羊肠,一路左曲右拐,辗转穿行在大大小小的山峰间,许多地方明明触手可及,但真要到达却又要绕许多弯,走许多路。好在一些陡峭难行之处都有人修了台阶,走起来有惊无险。进入山中,三人才发现山谷、山脊、山凹处处处别有所藏,流水淙淙,奇石嶙峋,植被相当丰富,可以用“树木丛生,百草丰茂“来形容,全然不是外表那样看上去一片萧索荒凉。一路趱行,三人一直马不停蹄,终于在酉时两刻登上山巅,都累得双腿打颤,气喘吁吁。山巅有一座寺庙寺庙白墙碧瓦,山门朱红,一个看来有六十余岁,穿着一袭灰色僧袍,脚上穿着一双淡绿草鞋,腰间系着一根红色腰带,脸庞十分丰润的胖和尚含笑立在寺庙的山门前望着终于来到跟前的三人一马。和尚腰间系着的红色腰带很扎眼也很古怪,三人同时被腰带吸引,六只眼睛一起盯着腰带看,竟然忘了理会很有礼貌等着他们,脸上还带着和善笑容的胖和尚。胖和尚不笑了。他翻翻白眼,一转身扑踏扑踏踩着草鞋撞开山门就走了进去,把三个没礼貌的年轻人晾在 了门外。三人愣了一下,互相看看,肚子适时咕噜噜一阵狂叫,他们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冲进还没有完全关严的山门。山门里是一座殿宇,两片厢房,中间一个不大不小的广场,铺着青灰色片石,整个看起来来还算整齐,并不显得古旧。胖和尚板着脸站在左边厢房前看着跟进来的三个人,也不说话,灰色的僧袍无风自动,衣袂飘飘。白衣公子有些畏惧一言不发脸色平淡的胖和尚,他赶忙整理了下衣着后才上前,打算行礼问好。胖和尚赶在他开口之前就摆了摆手,直接说道:“别废话。你留下,他们走。”“啊?”三个年轻人完全没想到胖和尚会这么说,一起张大嘴,愕然看着胖和尚。“啊个屁!你们两人赶紧滚蛋,记着把马牵走,要不我杀了它吃肉!还不走?”胖和尚的指着小六小七,眼睛瞪得溜圆,表情变得狠厉可怖。“呸你个破和尚!好生没有礼教!敢这么对我三兄弟说话!”三个年轻人巴巴地赶来,饥肠辘辘不说,连一口热水也没有喝上,一转眼就要被这凶和尚生生拆散,心中顿时大怒,也就不管胖和尚是不是真的凶狠,一捋袖子就准备冲上去把和尚揍一顿再说。“哼。”胖和尚冷笑一声,往前微微一踏步,身体毫无动作,一股大风却轰然而至,小六小七连着白马被大风卷起,呼地一声就到了空中,然后呼地一声又到了山门外,小六小七砰砰两声跌落在石板上,屁股几乎开花,白马却是平平稳稳落在地上,四蹄着地,免费客串了一次飞马。白衣公子完全没反应过来。他安然无恙地保持着准备揍胖和尚一顿老拳的姿势,就那么傻乎乎地看着小六小七和白马飞起,飞到山门外,山门安安静静地关闭,他都没想起自己该干什么。小六小七跌在山门外呲牙咧嘴了片刻,心中记挂着白衣公子的安危,跳起来用力捶打山门大呼小叫,非要让胖和尚把白衣公子交出去。暮色中一片让人心烦的呱噪声。“要不要把他们杀了?”胖和尚语调森冷,瞪着还在懵懂中的白衣公子问。白衣公子猛然心惊,赶紧摇头。胖和尚撇了山门一眼,双唇一张,“滚!”一声暴喝如同雷霆乍起,门外顿时寂静无声。“我能不能和他们说两句话?”白衣公子看看天色,暮色已经降临,山间变的阴暗,他被胖和尚的气势所摄,期期艾艾低声问道。“就两句。不准出门!说完后就滚进房里来。”胖和尚倒也没为难他,一口答应,转身走进厢房。白衣公子飞也似的跑到山门前,却不敢打开山门。“喂,你们两个还活着么?”他轻轻拍了拍山门问道。“活着。他娘的那个胖和尚当真厉害,我们都被他的吼声震晕了!现在又累又饿又晕,怎么下山啊?山上会不会有猛兽?我们不想当饿死鬼,老大,你给我们讨点斋饭来吃呗,要不我们会饿死。我们会一直守着你,绝不离开。”外面小七靠在门上有气无力地说道。“就是,给点饭吃再走啊。老大,你去要点,我们在门外等你。吃了饭我们也不走,必须等你确认平安了我们才会放心。”小六在一边也说道。白马适时地喷个响鼻,应该是在赞成小六的话。“我不会有危险。我爹是北陵王啊!还有,那个那个,吭吭,马鞍里还有些吃的,还有一袋水,还有我娘带给我在路上吃的一包脆饼……你们不要吃完了,给我扔进来一些……”白衣公子被小六小七的话感动,忍着热泪说道。“卑鄙!”门外传来一声埋怨两声欢呼和一阵奔跑声,然后再无声息。白衣公子分明听到门外传来咕噜咕噜的喝水声和大口吞咽食物的咕嘟声,有人还被噎着了,吭吭吭低咳嗽了好几声。“喂!你们两个混蛋别吃完了我的脆饼,给我扔进来一些!”白衣公子急忙喊道。没人理他。不一会儿,外面的声音停了下来,小六的声音响起:“老大,那个啥,胖和尚太厉害,他让我们两个滚蛋,我们两个悄悄合计了一下,觉得应该听他的话。那个,我们这就返回家去,就给王爷说你平安,你看可好?”“我也是这么想的,老大,那胖和尚对你不错,都没把你摔个屁股开花,我估计他喜欢你,反正你也是来学艺的,我们就先回去了啊?过些日子我们再来接你。”小七的声音也传了过来。“你们这两个混蛋!吃完我的东西就要溜走?刚才不是还说要一直等着我吗?”白衣公子气急败坏地骂道。“刚才是刚才,饿昏了,被胖和尚的声音吓呆了,你别当真。我们走啦啊,老大再见!老大好好学习,我们会为你加油的!”小六小七边说边跑,最后一个字说完,估计已经到了几十米开外。白马嘶鸣一声算是打了招呼,传来一阵得得蹄声,也跑的远了。白衣公子听着门外人声马声渐走渐远,脸上浮起一抹微笑,轻轻说道:“俩混蛋!就知道你们不想呆在这儿,滚蛋就滚蛋,来这儿毕竟只是我的事。”他转身向胖和尚进入的厢房走去。推开厢房刚刷了棕色新漆的旧门,他踏入房中。房中点着一盏油灯,灯火摇曳,坐在灯火前面的胖和尚的影子在雪白的墙壁上忽大忽小,就像正在飞翔的妖怪。“把它喝了。”胖和尚见他进来,也不多话,一扬手,一个头小肚圆的青花瓷壶飘飘悠悠地飞起,稳稳地停在他的鼻子前面,悬空不动。他敏锐的鼻子嗅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酒香。“三十年陈的‘西风烈’?好酒!”他一把抓住酒壶,准备开喝。“‘西风烈’个狗屁!那是本和尚费了十九种名贵药材,混合了老子二百年功力才配置好的酒,用来把你这个废物体质提升一下。赶紧喝了,喝完睡觉,今天不准再吃任何东西!要不就浪费了这一壶连你北陵王府都赔不起的酒!”胖和尚没什么好脸色,语气粗鲁地说到。白衣公子也不二话,仰起脖子咕嘟咕嘟一口气把足足三斤半酒喝了个涓滴不剩。他惬意低咂咂嘴,把酒壶调转过来,壶嘴朝下,希望还能倒出一点来过瘾。“躺下吧你!”胖和尚瞧着他冷冷说道。他应声而倒,咕咚一声四仰八叉倒在了青石板地面上,直接不省人事,继而鼾声如雷。胖和尚坐在原地看着他半晌,脸上渐渐浮现和煦之极的微笑,慢慢站起来走到白衣公子面前俯视着鼾声如雷的小家伙,“还行,江铁狗这个家伙算是替我生了个好儿子。”白衣公子躺在地上什么也没听到。不知道他听到了会做何感想。胖和尚微笑着推开房门径直离开,把白衣公子扔在地上任他酣睡。也不知这青石地板凉不凉?不凉才怪。第二天的阳光一转眼就洒进房中。白衣公子悠悠醒转,才一睁开眼睛,不由魂飞魄散,惊叫一声,翻身就逃。不因为别的,只因为胖和尚目光灼灼而且面带不明原因的笑容,正憨态可掬的蹲踞在他身边,两只胖手正伸向他胸前,好像准备撕开他的衣服……他逃了几步,觉得不对,回头一看,胖和尚极为无辜地蹲在那里一脸诧异,好像根本不知道小家伙干嘛要逃开。“你跑什么?本和尚只是想看看你的心脉是否发生了变化而已,你摆出一副良家妇女面临猥亵的模样是什么意思?”胖和尚质问道。白衣公子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不知道说什么好。胖和尚摆摆手:“也罢。看你刚才反应速度比之昨天要好了许多,想来心脉应该有很好的转变,我就不看了。你跟我来。”胖和尚说完,抬腿走向门外,白衣公子赶紧跟上。“我便是天下有名的宏光大师,想必你爹也给你说了我是谁。你爹给你起的名字叫江白帆?”胖和尚走出门外,望着群峰巍峨和白云蓝天伸了个懒腰,很随意地问道。“是的,宏光大师。”白衣公子---江白帆躬身答道。胖和尚宏光大师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举起一只手来仿佛抚摸着一朵将要飘过停翠峰顶的白云,接着问道:“你哥哥江蓝岸三年前去了西北,他要去那儿找他转生的九师弟,这件事你知道么?”“知道。他曾有飞信传回来。”江白帆答道。“好。从今天开始,你可以修习我的‘风满楼’了。”宏光大师手指轻轻一弹,那朵将要飘离停翠峰的白云倏然四散,变作一片白雾融入停翠峰并不碧绿的山巅,袅袅散去。“弟子江白帆拜见师父!”江白帆噗通一声跪在了宏光大师身后。“嗯,昨儿让你喝的那壶酒就是为师我送给你的收徒礼。以后我们两人的饭菜都由你操办,做的不好吃我就揍你,吃的不痛快我还揍你,可记着了?”宏光大师转过身来说道。“这……”从未下过厨房的王府二少爷立刻犯难了。“不会做也没关系,你飞信去你家,让你爹送来也行。本和尚荤素不忌,也不挑嘴,一日三餐有山珍海味也吃得下,有美酒佳酿也喝得完,你随便让你那王爷爹送来就好。”胖和尚嘿然笑道。江白帆悄悄抬头瞄了一眼宏光大师笑眯眯的模样,心里立刻飞出两个字,但不敢说出来。“厚颜!”他想。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指画山河》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指画山河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山巅一寺一壶酒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指画山河”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指画山河的山巅一寺一壶酒,指画山河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山巅一寺一壶酒小说的支持,更多与指画山河无弹窗相关的优秀武侠仙侠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亿万先生娱乐城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