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章儿子夭折

更新时间:2018-01-12 09:45:39字数:3035
渝琴在暗暗落泪中接受了现实,在暗暗落泪中睡了过去。过了几天,李云生向外放出了风声,说:“功夫不负有心人,世上的事情只要肯下苦功,没有做不到的,经过万分努力,百般拼搏,我到底心想事成。”边寨村是个典型的落后山村,远离城市,仿佛一个不值钱的石头被人从天空撂了下来,落到了老和尚山,在那里潜伏下来。村民劳作之余,尚有大量的空闲时间,如何打发这些空余时间?打探别人家里的消息,把打探得来的消息添油加醋地到处传播,成为村民生活中的重要事情。听了李云生的话,村民满头雾水,莫名其妙,再三追问,李云生却是故作矜持,做出神秘兮兮的样子,临到别人就要失去耐心,正想迈步走开之时,李云生心里顿时慌乱起来,赶紧公开了谜团,说:“我老婆怀上了,我老婆怀上了,已经怀上两个月了,我就要做爹了,你们想想看,做爹是什么味道?”  这无疑是一个重磅炸弹,在村民的心里猛烈爆炸。村民看到李云生临近四十,老婆的肚子平坦得像边寨坝子,现出了要断后的迹象,心里正在惋惜,正在为李云生和渝琴惋惜,为他们死后不能被葬入祖坟而惋惜,他们没有想到在此关键时刻,渝琴竟然怀上了孩子,避免了死后不能被葬入祖坟的凄惨局面。  村民开始在意李云生,嘴里传播渝琴怀上了的消息,心里感激苍天虽然为难过李云生,但是到底没有过分为难李云生,赐予了他后代,解除了他的凄惨遭遇。边寨村民是勤劳的,又是厚道的,或许在物质利益面前,他们会有纷争,会有矛盾,但是他们心地善良,性格敦厚,他们怎么能看着李云生和渝琴绝后呢?怎么能看着他们死了以后不能被葬入祖坟呢?村民得知渝琴怀上了的消息,嘴里打起了哈哈,说:“要公喜,不要母喜。”  村民嘴里说公喜,是想叫渝琴生儿子,不要生女儿。边寨村的习俗,生女儿是好事情,生儿子是更好的事情,村民明白上天不会给渝琴几次机会,这次过后或许不会有再次,能有个儿子接替香火自然要更好些,说:“我们等着,等着喝你们的满月酒。”  李云生叫渝琴不要出门,如果确实需要出门,也要在衣服里垫上一个枕头,千万不要在村民面前露了馅,渝琴没有办法,只能屈从,只能答应,尽量不出门,在家里时总是把门拴得好好的,等到有人敲门时,赶紧朝肚皮里塞进去一个枕头,出门时也朝肚皮里塞进去一个枕头。渝琴感觉作假很难受,却是受到残酷现实所禁锢,没有办法解脱,只好忍受做假所带来的难受。人在很多时候没有能力使生活变得轻松些,杨楚林再次出门放排,把收购来的木材运到昌宁,交货过后,带领从人走旱路,经平坡回边寨。  杨树林于太阳落山时分回到家里,看见李云生坐在自家火塘边抽烟,心里打了几个咯噔,感觉事情有点不妙,想发作又是找不到发作的理由,于瞬间把自己的脸弄得寒寒的。杨楚林向李云生打过招呼,径直走进卧室,看到床上有些凌乱,心里顿时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这阴影成为杨楚林后来的记忆,成为后来痛恨李云生的原因。天气于忽然之间变得十分阴晦起来,成天在天空里徘徊的灰云遮住了太阳,老和尚山早早地披上了银装,乍一看去,冷漠,寂寥,肃杀,悲凉。寒风没日没夜地刮着,大雨一场接一场地下着,飘扬的雪花淹没了老和尚山的踪迹。  到了腊月初二早晨,云开雾散,阳光普照,积雪慢慢地融化,瓦口上滴淌着雪水,滴水声仿佛钟摆声,清幽绵软,婉转悠长。鸟儿慵懒地走出了巢穴,欢快地跳上了枝头,迎着太阳梳理着羽毛,尖嘴朝天地唱起了歌瑶。几朵白云从老和尚山巅飘过去,飘回来,停留在山巅,再也没有离去。边寨村民趁着晴好的天气赶紧晾晒衣物,院子里,树枝上,花花绿绿的,仿佛热闹的街市。  到了腊月初三中午,村民发现停留在老和尚山巅的白云突然间变成了墨云,快速堆积起来,转眼之间堆满了天空,天昏地暗,天地间流动着忧郁的墨色。过了中午,鱼肚白撕开了墨色,天空里下起了雪弹子,雪花落地,转眼之间,满世界铺满了白。薄暮时分,杨楚林在离家两个多月之后顶着大风雪回到了家里。吃过晚饭,杨楚林坐在火塘前抽旱烟,两只眼睛盯着渝晓梅。  渝晓梅挺着大肚子在灶上忙活着,不时用柔媚的目光去撩拨老公,杨楚林在老婆眼神的撩拨下显得有些神不守舍,蠢蠢欲动。渝晓梅收拾好碗筷,正打算坐下休息时,杨楚林走过去拉起她,拥着她走进了卧室。渝晓梅晓得在这个时候是不能做那种事情的,她本能地推开了杨楚林,然而渝晓梅虽然推开了老公,但是她的心里却是痛苦的。生活枯燥,单调,没有什么可以调节心理的东西,渝晓梅从老公的眼神里看出他现在需要的是什么,她不忍心拂了老公的意愿,也不想抑制了她自己的感情。 在某些时候,渝晓梅甚至愿意放纵自己,渝晓梅意识到在这个时候如果自己拒绝了老公,无异于往老公的心口里插进去了一把刀子,叫老公在刀子的抽动里感受一种痛苦。渝晓梅望了望杨楚林,说:“这样做会把我们的孩子弄掉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我这时不能给你快乐,那么我将不是一个好老婆。”  渝晓梅说完这句话,便温柔地躺到了床上,杨楚林做过,闭上眼睛,很快睡了过去,到了晨光初露时分,渝晓梅的肚子疼痛起来,呻吟声到底惊醒了杨楚林。杨楚林听到老婆的呻吟声,看到老婆痛得厉害,不敢大意,赶忙起床,穿好衣服,走出了家门,很快请来了一个接生婆。接生婆问明了情况,坐在床边抽了两锅旱烟,喝了两杯烤茶,开始为渝晓梅接生。接生婆忙乱了一阵,从渝晓梅的下身扯出一个婴儿,又是一阵忙乱,接生婆倒提了婴儿,说:“是个满山跑,不幸的是,满山跑变成满不跑!”  杨楚林已经有了五个孩子,原本就不想再要孩子了,现在听接生婆说孩子已经死了,在心里暗自感激老天有眼,叫李云生不能得了自己的儿子,自己却是得了李云生的一担谷子和两头肥猪,发了一点小财。杨楚林隐隐地看出老婆和李云生有说不清楚的关系,然而捉贼捉赃,捉奸捉双,没有当面抓住,嘴里就不能说了出来,杨楚林明白这一点,就把心里的怀疑藏在了心底,不露出端倪,李云生和渝晓梅不知道杨楚林心里有什么样的想法,照样找机会幽会。  渝晓梅认定儿子是李云生的,如果儿子死了,李云生和渝琴死后不能被葬入祖坟,无论哪个男人遇到这种事都是生不如死的感觉。渝晓梅是李云生小时候就指定了的老婆,如果不是后来家庭发生了变故,渝晓梅嫁给李云生做老婆,不说板子上钉钉子的事情,也是没有悬念的事情。  如果真是那样,李云生何至于没有后代?何至于因为没有后代而苦恼万分?何至于要想到借腹生子?听接生婆说儿子已经死了,渝晓梅感觉对不起李云生,不能帮了他死后被葬入祖坟,当即改了平日里的温柔,猛地跳下床,疯了似地冲到老公面前,用拳头拼命地击打老公的胸脯,呼天抢地一般地哭了起来。过了许久,杨楚林发现抱在怀里的婴儿动了一下,说:“晓梅,我看见儿子动了一下,我们的儿子兴许还活着?”  渝晓梅听到这话,不顾产后的苦痛,猛地从老公手里抢过了儿子,把儿子紧紧地搂在怀里,掺合着幸福和苦痛的泪水落了下来,雨点似地落在了儿子的脸上,儿子仿佛有感应似的,这时候睁开眼睛,大哭起来。渝晓梅用甜美的目光看着儿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喜悦,这种感官上所表现出来的女性魅力掩去了她经历过的深深苦痛。渝晓梅把儿子看够了,当即撩起上衣给儿子喂奶,一股甜美醇香的汁液淌进了儿子的嘴里,于陡然之间给了儿子以巨大的能量。渝晓梅的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说:“反正我们养不活这个儿子,还是赶紧送给李云生吧?他想儿子都快要想疯了。”  杨楚林拍了拍脑壳,说:“你看我这狗记性,已经说好了的事情,硬是给忘记了,唉,你看我这狗记性,照这样情形下去,我可能当不得几年马帮头了。”  杨楚林说过话,俯身看了看儿子,看到儿子眉清目秀,很好看的样子,临时变卦,不想把儿子送给李云生。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乱世边寨风云》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乱世边寨风云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5章儿子夭折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乱世边寨风云”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乱世边寨风云的第5章儿子夭折,乱世边寨风云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边陲老人小说的支持,更多与乱世边寨风云无弹窗相关的优秀奇幻玄幻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亿万先生娱乐城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