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人之道

第三章 金蚕子

更新时间:2017-10-12 19:03:11字数:3158
第二日心源躺在床上听见窗外路过的农妇话语,两人说的神乎其神。“你还别说,老王家的,粗壮的绳子像被刀切一般,连拴牛的柱子都像切豆腐一般,被分成两段!肯定是狐妖干的!”“去去去!哪有狐妖干这种无聊事?”听得心源陷入沉思,天蓝子肯定用术法将绳子砍断,或许力道过猛以致连柱子都切断了。近几日讨论牛惊的声音渐渐消失。倒是自己母亲,时常盯得自己头皮发麻,缺不知何故?柳心源的举止使得蚕女大感诧异,平日死记硬背木纳的柳心源,赫然变成拥有七窍玲珑心的神通,不但口齿伶俐,理解力更是超过同辈孩子。自己年轻时候也曾与丈夫仗剑天涯,功法却有一定底子,有意接触心源时,暗用真元力,一试之下大惊,体内竟然蕴含澎湃浑厚的功力,孩子从出生至此,从未修习过一天功法,五六岁的孩子怎么可能?接下来的事情更加不可思议,诗经中的诗句翻过后便会背诵。从《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到《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再到《子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问来问去也不肯说,只是时常向着伏牛山愣愣出神,莫名微笑。如此过了三月多,气温转凉,水稻成金黄,田里的鱼苗早已长大,村里的人忙做一团。心源站在木架旁,手拿桑叶细心喂养幼蚕,木架共分是十几层,幼蚕长身体吃的十分快,沙沙声不绝于耳,一层层的蜕皮后,浑身肉嘟嘟的顺着桑叶爬行,呆头呆脑十分有趣。对面便是织布机,幼蚕到结茧要花费大量时光,而后便是抽丝,茧丝,最后便是运用织布机织成上好丝绸,其间工艺繁琐复杂,十分考验体力精力,上好的丝绸只有乡绅、员外有钱阔少才穿的起,一般的农家小户是消费不起的。苛政猛于虎,许多人逃避战乱酷税来云州,却不曾想云州遍布贪官污吏,律法更如同虚设,盗匪横行,逼良为娼,赌坊娼门何其壮观!文雅人士更是汗颜,如若舍弃钱财搏的一官半职还吧,不然连个种地的农户也不如?又过去三月有余,身体状况恢复如常,清晨起来,背着一把砍柴刀就出发了,对着屋内喊了生:“我去背些桑叶回来!”还没等蚕女回答,变已经出发了。清晨露水颇重,一接触杂草裤腿便被打湿。空气格外清晰,林中飞鸟啼叫,枝条摇曳,树叶沙沙作响。手握砍柴刀冲着一人多高的野草一阵狂砍,一条自己开的道路出现眼前,上次遇到妖人与天蓝子,这座伏牛山深深吸引着自己,走了一个时辰,太阳温度逐渐上升,口干舌燥,却苦于找到不到水源,举目四望,山腰间有一处人家,几间草房,外面围着一圈篱笆。心源撸了撸袖子,顶着太阳又走了半个时辰,这时一阵琴声悠然荡起,清雅脱俗,似惊鸿若云雀,條忽间变化万端,时而如长河落日,孤寂寥落,时而似九天瀑布飞流而下,豪情万丈!琴音有一种说不出的魔力吸引着他,脚下自顾自的走着,前方有着青石铺成的小路,蜿蜒曲折,两边竹影荡漾,似迎客一般。如此行进,足足走了三千八百六十五阶,方才看到清幽居所。芍药开着大如碗盆的花朵,杆茎粗壮翠绿,层层叠叠拥簇在一起,各色攀比,煞是好看。忽然一只黄色小虫子趴在花瓣上晒太阳,仔细观察原来是只金色的小蚕,别的蚕都在桑树上,这只居然在芍药花上,真是怪哉怪哉?心源摸出一枚树皮做的小哨子,放在嘴角吹起来,仿似歌谣轻快悠扬,听得鸟儿欢唱飞来,叽叽喳喳,叫嚷不休。“什么人,胆敢擅闯?”一声暴喝,骤然而响。环顾四周,却不见人影,踌躇间不知如何是好?连忙躬身致歉,不敢有丝毫违背、忤逆之意。“小子来此处,听得琴音沉醉,恍惚间竟已冲撞主人,多有恕罪。”“嗯,小子倒还懂些礼数,不错不错,比那个胡乱弹琴的疯子强了不少。”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声音来源处正是芍药中。难不成是那只蚕宝宝?举手拍了自己一巴掌,告诫自己。“心源啊心源,你怎会如此无礼,方才冲撞主人不说,现下又将主人比作蚕,该死该死!”忽然一直麻雀飞来,张嘴便去啄那只黄色蚕,不料还未啄到,一股劲风吹来,麻雀早已消失不见。吹的心源差点跌倒,心里嘀咕真是活见鬼了,好怪的风?“啊……气煞我也,一只小小麻雀也敢窥觑我,真是不把本仙放在眼里!”心源眼珠一转,此处邪乎的很,还是及早回去吧,万一有个闪失又如何向娘亲交代,一念至此。对着庭院再次鞠躬,声音稚嫩,飘然而去。“小子无意打扰,冒犯之处还请见谅,这便去了。”说完扭头就走,生怕冤魂野鬼缠上一般。只见指节大小的蚕儿凌空注视着自己,小小的身形扭动,咆哮起来。“竟然不把本仙放在眼里,就让你见识见识本尊法宝的厉害,金蚕附魂!”心源一阵后怕,小小的蚕吐出蛛丝一般的丝来,莹莹透亮,纵横交织,片刻间密不透风的大网已结成,当头罩了下去。“啊!这……”心源一下慌了神!不知如何应对?一道寒芒闪过,挟带风雷之势,大网瞬间被切碎,片刻被风吹得四散,打在一旁树上,入目三分!赫然是一枚白色棋子,这一招当真石破天惊,惊的心源说不出话来。朗朗笑声传来,一人身着白衣,体态轻盈,脚踏木屐,目光如炬,缓缓走来。微风吹拂,花瓣纷飞,飘飘洒洒,如画般诗意雅致。“不妨事,别怕!金蚕本来好吃贪玩,不过跟你玩耍不必当真。”心源心脏一阵跳动,强笑。“我没事。”金蚕仿佛睡醒一般,在花瓣上荡来荡去,浑身金光一亮,光团包裹飞了起来,落在心源鼻尖落了下来。望着这个小毛虫,心源心里发毛,平日养蚕最多放在手上,鼻处一爬,痒的难受,只想打喷嚏!“啊……阿嚏!”一个喷嚏对于小小金蚕而言如狂风一般,吹得差点掉了下去,金蚕如同爬在悬崖峭壁,摇摇欲坠!心源用手去托,不料金蚕被金光笼罩,悬浮半空。“哈哈哈!好久没有这么开心喽!”金蚕的笑声响起,心源无奈一笑。白衣人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木屐轻踩,飘飘洒洒,行走间也有说不出飘逸之态。“随我来。”心源连忙跟上,一脚下去几多花儿死于非命,一不留神白衣竟然消失不见。急行奔跑而去,远方雾气蒙蒙,难辨东西,一脚下去险些跌倒。“笨啊!难道想下水捉鱼?嘻嘻。”金蚕在半空跟随,看到心源一脚踏空,险些掉进水池。“水池?捉鱼……”心源起身来,看到此处雾气变淡,碧波清潭映入眼中,几株红莲在水面盛开,蜻蜓点水来回游走。潭边石凳桌椅,一把样式古朴尾部略带焦色的古筝在桌上静静守候,边上青铜香炉冒着清幽的香气四溢。白衣人郎笑,注视着心源。只见他粗布麻子,左手指尖轻轻揉搓,眼角略微跳动,很是紧张。“请坐。”心源道谢坐下,此刻已至正午,饥饿难当。肚子不停发着哀鸣,心源尴尬坐立不安。白衣人一切看在眼中,望着正午太阳,仿似已经忘记尘世时间,对于食物失去兴趣,忘了一眼金蚕。“去,给他那些吃的来。”双臂平伸,指尖轻动,幽寂雅致得声音开始舞动。胖嘟嘟的金蚕扭动身躯,不情愿的嘟囔。“又让我去,你不道我没手啊!真是的,哼。”琴音伴着潺潺流水,荡漾心间,香炉青烟缓缓飘起,阵阵香气扑鼻,潭里水花泛起,一条红白的鲤鱼欢快越过水面,又钻了下去,飞鸟争鸣,红莲盛开,使得自己沉醉。“喂!小子,食物来了,还不快快醒来,睡得跟死猪一般,真是失礼!”金蚕拖着个小袋子在空中飞来,一看心源睡着,不由恼火了。对人来说是小袋子,对金蚕来说大出自己不知多少倍。一曲罢,白衣人望了过来,心源睡得香甜,忍不住扑哧笑起,这也是许久未有的事了。“仙云巧月,蝶舞双飞,缠绵入骨,化为相思。”心源隐约听到有人吟诗,茫然醒了过来,梦中的瑶池仙台,琼浆玉露,消失不见,抹了抹嘴角口水。金蚕拖着袋子一扔,又飞到一旁花瓣上歇息,蠕动胖乎乎的小身板,抱怨着。“累死了我的腰啊,浑身酸痛,快吃吧。”一听到腰,望着金蚕,不由大笑。“你哪有腰啊!”“怎的?”本来想说上几句,一想到腰,自己如竹节一般的一般的身体,也笑了。小袋打开,里面竟是些灵芝、蘑菇之类,自己从小粗茶淡饭,这些东西确实第一次吃。红色的灵芝厚实坚硬,吃到嘴特别苦,心源皱眉,看着手中的灵芝停了下来。听老人说灵芝可以明目、静心又叫灵芝草,传说可以起死回生、长生不老、扶正固本、驱除百病。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诸法如是》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诸法如是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三章 金蚕子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诸法如是”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诸法如是的第三章 金蚕子,诸法如是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木刀拓石小说的支持,更多与诸法如是无弹窗相关的优秀武侠仙侠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亿万先生娱乐城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