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天降绣球

更新时间:2017-10-14 20:11:33字数:5175
果然,白雾身后,便是黄沙漫天的戈壁,一排排候鸟飞向远方,一缕缕阳光垂直照在头顶上,他们全身感到灼热,舌头仿佛要被煮熟了。看着眼前的一切,听着耳边呼哧哧的风声,萧引情不自禁地连笑几声。 寻溪疑惑道:“萧兄为何发笑?难不成你知晓此地?” 萧引答道:“寻溪兄曾经一直劝我回去的地方,还记得吗?” “北界?”寻溪吃惊地望着四周,一下说不上话来了,他暗想着,怪不得萧引他们一直不愿回来。 北界,茫茫黄沙之地中的一座重要的商贸之城。一年之中,大部分时日,天空都是混浊一片,天气炎热无比,却是各国商贾聚集之地。 江临雪问道:“对了,御风,你的翅膀怎么不见呢?” 御风笑道:“来到人间后,我就将它们藏了起来,如果我那般模样,岂不是把人吓坏了。” 瞧着御风俊朗的笑容,黄婵看着入了迷,她又回头瞧了萧引一眼,还是觉得萧引更胜一筹。在她内心深处,一直以来都爱慕萧引,但她也明白他心中只有一人,而那人竟和江临雪长得那么相像,她不经意地瞅着江临雪,一副不悦神色浮现脸上。 萧引问道:“不知石逸和陆姑娘怎样呢?御风兄可否借镜子一用。” 御风嗯了一声,就拿出魔镜,用手指在镜面上有规律地来回滑动了几下,镜子上便出现了一座大宅院,那是穆宅。随后从门内走出几人,便是陆青璇、石逸,其身后还有一男童。三人朝街市走去,一路上石逸喋喋不休,吵着要喝酒,但陆青璇却置之不理,在她看来,石逸是借酒浇愁,这好几个月来,二人一直在到处打听萧引他们的消息,甚至多次去千寿明岛,但整个岛屿只零星的散存在大海之上,没有一丝线索。石逸渐渐心灰意冷,所幸陆青璇日日劝慰,他没有完全泄气下去,而他们身旁的男童便是千寿明岛岛主李庚的遗孤,名叫李思,今年刚满十岁,因他偷玩喝酒,竟在地窖里熟睡了,这才躲过那场浩劫,也算不幸之中的幸事。 看到这,萧引悬着的一颗心总算安定了,他决定传信给石逸,但因在深空幽境中耗损灵力过度,寻溪与江临雪无法用灵力传信,也无法御剑飞行,而恰好前方有家信鸽馆,他们便径直走了过去。萧引付了不少银两后,信鸽馆就派了馆中最好的一只信鸽,馆主还扬言说,不出半日信就能送到。萧引对此将信将疑,他认为虽然北界与京都距离不远,但一只小小信鸽不停飞翔最少也要一日方可。 然而,馆主所言无虚。半日之后,石逸从酒馆喝醉酒,跌跌撞撞地回到了穆宅门口,突然感到头顶有异物,伸手去摸头顶,竟是鸟屎,抬头便看见一只白鸽从高空飞来。 石逸大骂道:“小东西敢在老子头上拉屎,不想活了。” 他随手抓住鸽子,突然愣了下,这是只信鸽,取出鸽子脚下的纸条,他惊喜地说不出话来,只是支支吾吾起来: “是······少······主,他和婵儿······没事。” 他兴奋地敲门而入,飞奔去找陆青璇,只见她正拉着李思从她房间出来。她得知此事后,忙接过他手中的纸条,上面写着萧引他们都在北界。 “诸神保佑,他们还活着,还活着。”石逸激动地热泪眼眶。 陆青璇笑道:“太好了,那我们何时去找他们?” “明早就出发,走,小鬼头喝酒去。”石逸兴奋地抱起李思。 “我不是小鬼头,我姓李,名思,我再也不喝酒了。”李思嚷着并想挣脱石逸。 陆青璇笑道:“我们不喝酒,去吃饭。” 于是,三人一同朝街市上走去。一路上,瞧着石逸又恢复了之前的神采,陆青璇忍不住笑了。虽然已是寒冬了,但不知何故,石逸感到京都今日的余晖格外的耀眼,把酒馆酒旗子被映得红艳艳的。相比之下,此时的北界天空早已被黄沙遮蔽。 寻溪一行人朝城中走去。北界城幅员辽阔,但建筑物布局疏密有致,成环形变幻无穷。初来这,稍有不慎,便会迷路。树木稀少,除了土黄色的民居与商铺外,还有寥寥数棵胡杨树外,并无什么景致。不过,北界的街市还是非常热闹的,人来人往的车马,还有路旁小贩吆喝着,远处还传来锣鼓之声,越走近,人挤人。 江临雪问道:“前面何事?怎么围了那么多人?” 寻溪觉得奇怪,便最先挤到见面一探究竟,其余人也随人流缓慢前进着。 “让道,让道。”三五个年轻男子大吵大嚷地推开好几人,硬要从人群中挤过去。 在拥挤过程中,年轻男子中的一位黄衫男子撞到一位老人,寻溪见后,立即搀扶起老人,抓住那名男子。那男子恶狠狠地朝寻溪大骂,并动手打他,由于人太多,寻溪无法还手,只能躲避,围观人群纷纷退后,顷刻给他们俩让出一道来,两人你追我赶,跑了一段路后,寻溪跳到那人前面,一拳将那人打到在地,那人一边求饶一边用手指着天上。寻溪猛然一抬头,只见一只五色彩球从天而降,正好向他砸来,他抬腿一接,这时四周悄然无声,无数只眼睛羡慕地望着他,他一头雾水,此时其身后传来一浑厚的男子声音。 “这位公子,请留步!” 寻溪转身就瞧见,一位面容憨态可掬,大腹便便的老者迎面走来。一看就是个富裕之家的老爷,绸带镶金边长衫,手腕上带着金丝楠手果,腰间的那枚红玉坠子,耀眼夺目。 寻溪诧异道:“你是?” 老者还没开口,围观中一高瘦年轻公子突然说道: “这位是钱老爷,今日乃钱小姐抛绣球选婿好日子,没想到抛给了公子你。公子好艳福呀!” 寻溪慌得丢下绣球,不知如何是好,他想转手离去,但众目睽睽之下,此举也未免有失礼仪,他想着,不如如实告知钱老爷实情。 黄老爷看着寻溪仪表堂堂,便笑道: “敢问公子尊姓大名?何方人氏?” 寻溪拱手回答道:“我叫寻溪,乃紫云弟子。” 高瘦公子笑道:“瞧公子气宇非凡,原来是一位少侠呀,钱老爷好福气呀!” “他与小女真是郎才女貌呀,这是天赐良缘呀。哈哈!”钱老爷大笑,并抬头朝身后的绣楼望去。 寻溪与众人目光也都汇聚到绣楼处,只见一位遮着面纱的红衣女子亭亭玉立地站在高处,其衣袖在风中飘逸着,身旁还有两位年轻貌美的婢女。寻溪见状,忙转身向黄老爷拱手道: “在下无父无母,身无分文,且一心只想修仙,不能与令千金成婚,抱歉。” “这······”钱老爷疑虑了下,又抬头瞥了一眼绣楼处,见那红衣女子微微点头。 寻溪想抽身离去,不想却被两名男仆拦了下来。江临雪、萧引、黄婵恰好赶了过来。 一名仆人笑道:“姑爷,请留步,今日是你和我家小姐大婚之日,快随我们进府拜堂。” 钱老爷笑道:“是啊!贤婿,既然上天注的一对良缘,你就不要推辞了。” “寻溪兄·····这是为何?”萧引不禁问道。 而寻溪红着脸,不愿多说,只想走开,钱老爷却上前说明来由。 “寻溪少侠好艳福呀!是不,江临雪妹妹。”黄婵捂着肚子笑着不停。 江临雪则着急地喊道: “我师兄是修行之人,没有师父的允许,岂能草率成婚。” 萧引也帮忙解释,但钱老爷却一直摇头,表情有些不悦,而绣楼上的红衣女子早已离开了。围观人群七嘴八舌议论起来,之前的那位高瘦男子凑到寻溪耳边嘀咕道: “兄台,我告诉你,钱鹃小姐可是我们这一等一的美人,而钱事全老爷也是北界一等一的大财主,这么好的姻缘,谁不想要,兄台可不要错过了。” 寻溪一直低头不语,高瘦男子又凑到钱事全跟前,嘻皮笑脸起来: “钱老爷,这兄台不娶,你看我可行?” “你呀!得了吧!干瘪瘪,像个猴子,一点不像个汉子。”“再瞧瞧我。”人群中一壮汉挺起胸膛,走上前来。 高瘦男子也不示弱,拍拍胸脯说道: “我玉树临风,一表人才,不像你小小屠夫,满身腥臭,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呵呵!” “找死,小子。”壮汉一拳打在高瘦男子嘴角上。 “好啊!你这屠夫,敢打本公子,我跟你拼了。”高瘦男子抓住壮汉的衣服,两人厮打起来,引来许多人的围观。 萧引使眼色,他们趁乱离开,避开人流,继续往前走,没过多久,便走进一家客栈,决定在此留宿一宿。随后,店小二来招呼,根据店小二的推荐,他们要了烤牛肉、干煸仔鸡、羊肉闷饼、 还有北界特色葡萄酒,此外店家还送了一盘甜瓜。 “早就听闻美食在人间,果然如此,想想我多年困在那鬼地方,如今出来了,真是要感谢各位,我敬各位一杯。”御风说完一杯酒就进肚了。 萧引起身笑道:“御风,若没有你,我们还不知何时才能出来,敬你一杯。” 黄婵瞧着寻溪似乎心不在焉,不禁笑道:“寻溪少侠,酒菜不合你口味吗?莫非还在想着那位钱小姐,兴许你此刻回去,还能赶上与她拜堂,我们也能去凑凑热闹。” 寻溪抿了一口酒,皱眉道:“黄姑娘,莫取笑我了。” 江临雪说道:“师兄,你别多想了。” “这次我们能险中求活,应该好好喝一杯。”萧引说完,举起酒杯,喝了下去。 不知不觉夜色已渐浓,酒足饭饱后,他们听到门外有人敲门,只见店小二探头笑道: “打扰了,门外有人找寻溪少侠。” 寻溪起身问道:“谁找我?” 小二龇牙笑道:“两位美丽的姑娘。” “寻溪少侠,你真是艳福不断呀!还不赶快出去看看。”黄婵说完,呵呵大笑起来。 寻溪红着脸,愣住了。还是萧引提议大伙一起出去瞧瞧,当他们出来后,客栈外一位粉衣少女走上前,自称是钱娟小姐的丫鬟,原来是钱小姐想见寻溪一面,特让她的丫鬟来请他去对面茶楼一见,但他当面宛然回绝了,那丫鬟只好遗憾地走了。 “看来钱小姐对你一见钟情,你这样做,未免也太伤她心了,去见一面又有何妨。”黄婵抿嘴笑笑。 寻溪却低头不语,直接上楼去了,其余人也都回去房休息了,而不久,茶楼门口出来两名女子,一前一后上了茶楼旁的马车,缓缓消失在夜色之中。 次日伴着鸡鸣之声,江临雪一行人起身用过早饭后,就准备御剑回去了,但天空不作美,狂风大作,黄沙密布,听当地人说,这样天气要持续多日,想到这样天气,根本无法御剑飞行,他们只能雇了一架马车,顶着风沙前行。午后,方才到北界郊外,车夫要求给马饮水,他们纷纷下车,听见有人在吆喝着卖茶水,只见不远处有个茶水铺子,他们皆有些口渴,便走了过去。 “店家,给我们来几碗茶水。”江临雪喊着,先找了位子坐了下来。 一位年轻妇人忙上前招呼,提着壶倒茶,并连连说道: “客官,我们小店的茶水是选用千年古井的水泡的,非常可口。” 江临雪回味一下,笑道:“确实不错!香中带甜。” 此时身后传来一熟悉男子大笑声: “这么好喝,也给我们来一碗。” 众人转身,竟然是石逸与陆青璇。一伙人久别重逢的喜悦难以言表,把御风晾在一旁,还是陆青璇瞧见问道,江临雪便把之前在深空幽境之事一一道来。随后,御风冲石逸、陆青璇点头一笑。 石逸笑道:“如此甚好!又多了一个喝酒的。” 陆青璇惊道:“原来如此,没想到你们竟有那样境遇。” 萧引问道:“对了,那日你们如何从千寿明岛逃走的?” 陆青璇感叹道:“多亏一个孩子,他是千寿明岛岛主的遗孤,没有他,我和石大哥不会那么容易脱离困境。” “那小孩呢?不是太可怜了。”江临雪想到千寿明岛发生的事情,内心忽地揪了一下。 陆青璇回答道:“我把他暂时安顿在穆家,少主很喜欢他,不过多段时日,我会把他送回他云南姑母家,那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对了,那木雕,还是交给陆姐姐你吧。”江临雪说着,叫寻溪从青铜葫芦中取出千寿明岛的崖柏佛像木雕,并交给了陆青璇,让她交给李庚的遗孤李思。 陆青璇拿着木雕,想到小李思小小年纪就历经如此变故,又想到自己从小父母双亡的遭遇与他一样,不免心里黯然神伤起来。 寻溪放下茶碗,突然起身道:“师妹,我们该速速回去,把归穹邪教之事一一告知师父,不能再让他们为非作歹了。” 就在这时,他身旁来了一辆马车,从车窗露出一张脸,正是北界的钱事全老爷。寻溪正好与他正面相视。 “钱老爷。”寻溪尴尬地拱手行礼道。 “是·····你,昨日不辞而别,不想今日却在这相遇,看来少侠和老夫还真是有缘呀!” 寻溪欲言又止道:“我······” “不识好歹,娟儿怎会看上你,哼!”钱事全说完,便叫车夫离开。 陆青璇诧异问道: “寻溪少侠,你认识那钱老爷?” 黄婵马上说道:“何止认识?寻溪少侠差点就做了钱老头的女婿。” 石逸一听起兴了,追着询问起来,黄婵又把那日北界抛绣球之事细细道来。 寻溪涨红了脸,强低着头,石逸听完,大笑起来,搭着寻溪肩膀说笑道: “小子,你还有这等艳福,我怎么就没你这般好福气,哈哈!” “你别取笑我了!”寻溪说着,脸色开始不悦了。 萧引见状,忙给石逸使眼色,并叫店家再上一壶茶。那年轻妇人又提着一壶茶,给众人倒满,当给寻溪倒茶时,壶中已没茶水。她又端着一壶来,给他倒满。 “你们可知,寻溪少侠此次得罪了钱老爷。”陆青璇说完,表情却十分严肃。 “不就是北界一财主,他能怎样?”黄婵啧啧嘴,一副不以为然表情。 萧引问道:“那钱老爷是怎样之人,陆姑娘似乎有所了解。” 陆青璇说道“不瞒你们,我家少主曾与他有过生意往来,他做事一贯雷厉风行,也基本遵循生意之道,但若得罪于他,他也会睚眦必报。” 石逸摇手道:“无妨,他一个做生意的老头,又有何惧?” 萧引想了会,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当日趁乱逃跑,却有失风度,我想寻溪兄心里兴许也有点愧疚吧。” 正如萧引所言,寻溪装作不在意,但内心总是有些不畅,他想着,若有机会再见到钱小姐,定与她解释清楚。 江临雪瞧着寻溪双眉紧锁,便说道:“师兄,喝完茶,我们就回紫云。” 御风急忙起身喊道:“主人,带上我。” 考虑到御风身份,寻溪把他收到青铜壶中,并用一层封印将其气息完全隐藏起来,然后把青铜壶交给了江临雪,两人随后就辞别众人,御剑飞行回紫云了,而其余人一起乘坐马车去了京都。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紫玉雪》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紫玉雪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二十二章:天降绣球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紫玉雪”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紫玉雪的第二十二章:天降绣球,紫玉雪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翉一小说的支持,更多与紫玉雪无弹窗相关的优秀武侠仙侠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亿万先生娱乐城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