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7-06-19 13:17:34字数:8220
第十五章昨晚看书看到很晚才睡,今早书房窗口的阳光又早早照在H的脸上,心里还想着小胖的回复,睡也睡不着了。反正也睡不着,就顺势起来去把早饭做了。烙了两个鸡蛋,热了两杯牛奶,烤了几片面包。很快温瑾萱也起床了,看到H做的早餐她有一点点诧异,她印象里H是不会做饭的。其实这已经是H会做的所有东西了,还有就是煮泡面了。坐下刚要开始吃饭,小胖的电话来了,因为不知道小胖会不会说出什么混话来,所以H躲到书房里去接电话。“喂,怎么样?找到了吗?”H直入主题。“我已经发动了所有的朋友,连我爸妈都发动了,打了一圈电话,还是没找到礼堂。”然后小胖就进入了长达十秒的沉默,H都想挂电话了,他又突然开口:“但是……”H有点不耐烦了:“你痛快点说行吗!但是什么呀?”小胖:“好吧,但是……我爸有个朋友是开植物园的,植物园里面有一大块草地,平时是给游客喝茶赏花的地方,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用那块草地办婚礼,但就只能是西式冷餐会的那种婚礼,中式酒席什么的就别想了。”H想想,好像也不错:“你等等,我问一下。”H赶紧去餐厅征求正在吃鸡蛋的温瑾萱的意思。“小萱,那个,酒店的结婚礼堂现在根本订不到,但有一大块草地,可以办个西式冷餐会的婚礼,你看行吗?”温瑾萱几乎没有思考:“好啊,你看着办吧!”回到书房:“喂,可以的,那个费用是怎么算啊?”小胖:“不用什么费用,现在不年不节的本身也没什么客人,你办个婚礼也就闭馆一两天嘛,再说人家是看我爸的面子,又不是指这个挣钱。”H:“哦,那太感谢了,回头有机会你带我见见那位,让我表示一下感谢。也替我谢谢你爸。”小胖:“嗨,这都不叫事儿。不过看意思,你小子现在就已经是妻管严了是吗?”H:“这个,也……不能……这么说吧,反正……我觉得吧……”小胖:“行了行了,听你这磕磕巴巴的劲儿,真是给老爷们儿丢脸,算了,挂了挂了。”之后的一段时间H忙碌了起来,先是去了位于郊外的那个植物园。那是由三个相连的巨大玻璃半球体组成的建筑,前面两个玻璃半球里,是各种玲琅满目的奇花异草,有的争奇斗艳、有的郁郁葱葱。有的大如伞盖、有的低矮似草。各型各态,错落有致的遍布在前两个半球之下,一条曲折蜿蜒的步道以S型贯穿园区。第三个玻璃半球显得比较空旷,各种植物顺着玻璃幕墙种在远处,还有一些植物吊在半球中部的空中,下面则是一大片草坪,草坪上很稀疏的摆着十几张藤制圆桌和四五十把同样藤制的椅子。H到的时间,接待H的是植物园的经理,据他说:真正的老板不在本市,不过他已经接到了老板的电话,会全力配合H的需要。最后H把婚礼的日子定在了十二天以后。经理答应会提前两天闭馆,让婚庆公司布置现场。然后H找了合适的婚庆公司、婚纱店、影楼。总之,别的女人能够拥有的,H要让温瑾萱一样都不差,甚至要尽力做到更好。只是有一个遗憾,目前只能住在租来的房子里,不能马上买一套新房。买房子的钱H是有,可是要买一套地段、面积、户型都合适的新房子并不能一天两天的事,而且之后的装修、布置、通风又要好几个月。除非H直接买精装修的高档公寓,可那个价格实在是太夸张了,H不能把钱全部都砸在房子上,还要为以后有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做准备。所以这大概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遗憾了。之后的几天温瑾萱跟着H一起去试婚纱、拍婚纱照、试首饰,宝宝没人看,只能是带着一起。温瑾萱全程非常配合,但是却基本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喜悦和快乐。但是不管怎么样,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给温瑾萱学校同事、朋友、亲戚的请柬已经发出,一切都将按部就班的进行。预定的日子到了,婚庆公司已经布置好了现场,那片草地上已经摆好了观礼来宾的座椅、自助食品的长桌,新人宣誓的地台、白色气球做成的拱门、郁金香做成的背景墙……植物园出口外还有两个临时搭建的大帐篷,一个是新娘更衣、化妆和临时休息的之用,另一个是从酒店请来的西餐厨师的工作间。客人已经基本到齐,都在观礼席就坐,其他的一切都已准备妥当。新娘休息的大帐篷内部被隔为三个小房间,新娘已经换好婚纱、化好妆坐在最外面的一间等着婚礼开始,H在里面的更衣室也换好了自己的礼服。身材本就高大健硕的H,穿上礼服后有一种斯文与强壮相融合的壮美感。来到温瑾萱所在的房间,刚才有几个她的朋友和同事来看她,说了些赞美、祝福的话,一起合了影,现在她们已经回观礼席去等待婚礼的开始了。温瑾萱穿着洁白美丽的婚纱坐在椅子上,看得出来,她很平静,没有像其他新娘子一样,忐忑、慌张、不安,更看不出有什么喜悦。看着她美丽而又平静的脸,H突然一阵心疼……这一段时间准备婚礼时,H一直有种感觉,只是他有意的回避着,不愿意相信、不愿意正视。现在,他发现不能再回避了。他轻轻走到她的身边,单膝跪地,跪在她的身旁:“小萱,我知道,今天的一切可能跟你以前想象、憧憬的不一样。你的想象中,你会和自己真心相爱的人走进婚姻的殿堂,一起生下一个或两个,属于你们爱情的结晶。孩子一天天长大,你们一天天老去,相互扶持,相濡以沫,携手共度美好的一生,直到生命的尽头……可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你有了一个突如其来的孩子,为了孩子、为了你父母的面子、也为了消除周围的风言风语,你要和一个自己厌恶,甚至憎恨的人举行婚礼。那天你在咖啡厅见我时说的那些话,其实你是在说服你自己,说服自己接受这一切,说服自己就这样过一辈子。一开始,我也以为可以这样。我以为给你所有我能给你的一切,让你拥有其他女人能拥有的所有东西,也许你就可以快乐,可以和我幸福的度过一生。可是刚刚我突然明白了!这些根本改变不了什么,这些也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你面前的是我,给你这些的也是我,因为是我,这一切都变的毫无意义,反而是一种负担,反而让你更幸苦。所以现在,你还有一次选择的机会,这个婚礼……”H停顿了一下,很艰难的说出后面的话:“可以取消!你可以去寻找另一种生活,宝宝你可以交给我,我的存款足够支持宝宝到四五岁可以上幼儿园之后我再工作,如果你想她了,随时可以来看她,我也可以带她去看你。我们就好像离婚了一样,宝宝可以跟你待几天,可以跟我待几天,她得到的爱和关心绝对不会比普通家庭的孩子少,她同样会健康快乐的长大。”H面带笑容,眼含泪水,自己和温瑾萱就好像漂浮在海上的两个幸存者,世俗和现实的海浪推近了彼此,可是现在,自己却亲手又推远了她,她和自己将登上不同的救生艇,驶向相反的两个方向。温瑾萱的眼泪夺眶而出,把眼影都弄花了。H起身后退到帐篷门口:“十分钟之后如果你不出现,我就宣布取消婚礼。”H离开帐篷去了婚礼现场,站在那个打扮的像神父的人旁边,H时不时的看表。这是漫长的十分钟,从H的私心而言,当然是希望温瑾萱会出现,可是,他也知道,那样温瑾萱一辈子都不会真正快乐。十分钟到了,温瑾萱没有出现,这个预料之中的结果真正出现,让H悬着的心反倒放了下来,他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清了清嗓子,接过主持人的话筒:“各位,现在跟大家宣布一个很遗憾的消息:因个人原因,今天的婚礼取消。”此言一出,观礼席上立刻一片哗然,小胖和温瑾萱的母亲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H,周围的其他人则开始小声议论。H无视所有人的诧异继续说:“对于给各位造成的不便,我很抱歉,也希望各位理解和尊重我的决定。大家就把今天当成是一场游园冷餐会吧。祝大家玩的开心!”放下话筒,婚庆公司的现场负责人马上过来要问什么,H先他一步开口:“取消婚礼的全部流程,费用我一分都不会少你们的。”然后H又嘱咐了一下植物园的经理:“如果有客人想留下来的话,有什么费用记下来,过两天我来结账。”刚说完,温瑾萱的母亲和小胖还有几个好奇心强的亲友都过来了:“怎么回事啊!婚礼怎么取消了?”H:“这是我和小萱共同的决定,我想,这样对大家都好,希望伯母理解。”温伯母还想问些什么,温伯父来了。按照婚礼流程,应该由他把温瑾萱送进婚礼现场,所以他一直在外面的帐篷附近等着,此时看他的神情,温瑾萱离开前应该和他解释过情由。温伯父:“好了,咱们走吧!”温伯母:“可、可这是怎么回事啊?”温伯父:“回家吧!有什么事,回去再说。”温伯母将信将疑的和温伯父离开了。那些温家的亲戚本来也不认识H,伯父伯母离开了,他们也只得四散离去。只有远处还有几个温瑾萱的同事和所谓朋友在三两成群的窃窃私语。小胖想开口问什么,H直接抬手制止了他:“什么都别说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H一个人离开了植物园,打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回家。不是那个租的,和温瑾萱和宝宝的家,而是H自己一个人长大的家。回到家,H穿着新郎的礼服站在客厅的正当中,一年多前在学校运动会受了伤,温瑾萱把自己送回家之后的一幕幕场景,在周围如真如幻的重演着。那十几天是H八岁以后最温暖的时光。美好的画面还在按照时间的顺序上演着,每一个细节都毫无遗漏,最终,画面转移到了里面的卧室,随着温瑾萱惊慌失措的一声尖叫,所有的场景破碎崩塌灰飞烟灭。三天后小胖来看H,也带来了温瑾萱的消息。消息的来源自然是杨娜,虽然H和温瑾萱真的结束了,可小胖和杨娜,反而越来越如胶似漆。温瑾萱已经辞职了,她打算离开这座城市,去上海一个同学办的辅导中心,在那里,她将重新开始一切,工作、感情都是如此。孩子她留给了H,共同生活的那十几天,使她相信H有能力也有意愿照顾好宝宝,宝宝现在在她父母家,H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去接。小胖问H打算以后怎么办?H淡然一笑:“先照顾好宝宝吧!其他的到时候再说。”第二天H去退掉了之前租的那套房子,搬走里面私人物品时发现温瑾萱的一封信:“XXX,我想你应该能看到这封信,毕竟这里还有宝宝的东西没有拿走。我的东西我已经取走了,宝宝的东西我没有动。十几天的相处,我相信你会照顾好宝宝的,你的耐心、爱心、为别人考虑的能力,甚至比我更强。我相信你会是一个好爸爸,宝宝跟着你,会长成一个成熟独立的好女孩。谢谢你在婚礼那天及时叫醒我。我以为一切都可以成为习惯,当习惯了以后,一切都会自然而然变的理所应当。我错了。有些深埋心底的东西不会因为时间而改变,反而会越来越强烈,如果我们不顾自己内心的声音而强行在一起,我们一生都会生活在相互的折磨中,你我都不会有幸福可言,宝宝更不会有一个阳光的童年,那对你对我对宝宝都是一种犯罪。谢谢你及时制止了这一切,给我也给你了一个全新开始的机会。照顾宝宝方面如果有什么困难,你可以找我爸妈帮忙,看在宝宝的面子上他们会帮你的。也许他们不会给你好脸色看,但是请你理解,也请你不要介意。最后,祝你和宝宝健康、快乐!温瑾萱敬上。”看完信,H心里没有任何波动,收拾好自己和宝宝的所有东西,退出这个存在了十几天的三口之家。准备好宝宝所需的一切,两天后H去温瑾萱父母家接宝宝。温伯母有些舍不得,虽然当初她极力反对生下这个孩子,可是现在又是最宠溺这个孩子的人。温伯父无奈的叹口气:“唉,你就给人家吧,小萱走的时候不是都说好了吗,再说了,你总不能让宝宝没妈也没爹吧。”H也劝温伯母:“阿姨,我和宝宝就在本市,您如果想宝宝了,随时都可以见宝宝的,您和叔叔可以来我家,我也可以带宝宝来看你们呀!”温伯母狠狠心把宝宝塞给H:“好了好了,抱走吧抱走吧!你也别来看我们!好好的一家人让你害得天各一方,你还来干什么!以后我们就当谁都不认识谁!”说完温伯母就进了里屋。温伯父:“你别往心里去,小萱她妈就这脾气。你们年轻人之间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闹成这样。我不知道,我也不想再去深究。不管怎么说,孩子都是无辜的,不应该为了成年人之间的问题受苦,你回去好好照顾宝宝吧!有什么不懂的事,尽管给我和你阿姨打电话。你阿姨虽然嘴上硬,但有什么跟宝宝有关的事,她不会不管的。”H:“谢谢叔叔,那我就先回去了,改天我再来看您和阿姨。”H用提篮把宝宝带回了家,正式成为了一名全职奶爸。之后又花了好大的力气给宝宝上了户口,正式起名叫:FFF,不过H还是喜欢宝宝这个称呼,算是个小名吧。每天在对宝宝的精心照顾中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到了十月份了,宝宝也快一岁了,开始学说话了,嘴里时常发出咿咿呀呀的音节。温瑾萱的父母和杨娜都时常来看宝宝,H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能把宝宝照顾的这么好,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但看到屋里的墙上到处贴满了H从网上摘抄的育儿知识,大家也就都理解了。十月份的天气还不算冷,H打算带着宝宝去给父母上次坟,虽然还不到日子,但是往后天气冷了,就不方便带宝宝了,所以也就只能提前了。过去有句老话:父母的心在儿女上,儿女的心在石头上。过去听来没什么感想,现在才真正有了体会,现在对于H来说,宝宝的幸福和快乐就是他唯一的目标,其他的任何事物都变得不那么重要,宝宝就是H的整个世界。挑了个天气好的日子,H包了一辆出租车一天,带着宝宝和宝宝的所有应用之物去了西郊墓园。出租车停在山下,等着H。H把宝宝绑在胸前,背着一个背包、提着一个袋子上了山。很快来到父母的墓前,H把袋子里的供品、香烛都摆好。第一次来到郊外的宝宝,好奇的四处张望着。H:“爸妈,我来看你们了,这次来的很早,主要是想让你们见见宝宝,再过一段时间天气冷了,再带宝宝来,宝宝就容易生病了。爸,我想跟你说声对不起,一直一来我都不理解你,对你充满了怨恨。我觉得你对我很冷漠,一点都不关心我,我简直是个多余的人。现在我也做了父亲,也肩负起了您曾经肩负的责任,我才明白您为我付出了多少。您早就想和我妈一起走了,可是为了我,您等了将近二十年。您是个好面子的人,但为了有人照顾我,您求遍了所有的亲朋好友,最后又都被我得罪的一干二净。您一次次的为我善后,去求学校的老师、校长,去求被我打伤的同学家长。对我,却从来没有一句重话。我长大了,您终于可以和我妈团聚了,最后,您还给我留下了足够开始独立生活的钱,和能帮助我的律师朋友。您已经做了您能做的一切,您是个好爸爸、好父亲,只是可惜我明白的太迟了,没能当面跟您说一声谢谢!现在您踏踏实实的和我妈团聚吧,以后不用为我操心了,我会像您一样,好好照顾我的女儿,但是我会用更温情的方式,毕竟她是个女孩嘛。爸妈,我今天就先走了,我还有话要跟另一个人说,以后我再带着宝宝来看你们。”H转身向之前打听好的方位走去。走了将近十来分钟,在墓区边缘的一座比较新的墓碑前停住了脚步,墓碑上的生卒时间是:一九九八年四月十一日,至,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四日。名字是:周金昊。H看着墓碑上的照片,在心里默默言道:“周金昊,我来看你了,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来看你不是因为想你,更不是因为内疚,只是有些话想说,这些话也只能跟你说,说完了,这事儿对我来说也就真正过去了。大年三十的那天晚上,我回城的路上在城乡结合部遇见了你,你正在跟个女人谈价,二百块你也拿不出,跟女人纠缠不休。我趁你不备一下就按住了你,原本想把你扭送公安局的,可是细想想,你好像还有更大的用处。所以我放了你,还和你做了一笔交易。我要你把劫持温瑾萱的事再做一次,让我把英雄救美的事也再做一次。我想着那样就可以打破我和她这种僵持的现状,可以让她对我的产生好感,可以使我和她更进一步。作为报酬,我给你三十万,让你可以离开这座城市,去别的地方重新开始。你答应了,第二天我就给了你预付的五万块钱,为了掩盖这笔支出,我又去古玩街用五千块买了一个只值五百的赝品,让店员给我开了五万的收据。你收了我的五万,你没有直接逃跑,因为你恨我,你想借着这个机会杀了我,你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你用我给你的钱买了一把枪,你以为有枪再加上出其不意就能杀了我,然后逃离这座城市,全身而退。可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再给你活着的机会,你伤害了我爱的人,两次!你伤害了我,两次!你知道我永远不想被人知道的秘密!我怎么还能让你活!花灯节那天,我从杨娜那里知道了她们去看花灯的事,我用新手机号通知你去现场等待机会,我要你劫持温瑾萱一个人去小树林,我要你在那里等着我英雄救美。你以为我会像电视剧里的英雄那样,正义凛然的出现在你面前,大声呵斥你放开那个女孩,说不定还会为了展现我的英雄形象跟你讲点什么大道理。然后你突然出手,几枪打死我,大概还会打死温瑾萱,然后趁乱逃之夭夭。可我们的剧本不一样,我的剧本更简单:杀了你,然后救下温瑾萱。过程越简短越好。说来还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那两枪,这场英雄救美的把戏不会这么逼真,也不会让所有人对这件事的真实性毫不怀疑。不过姜律师好像发现了什么,但他为了自己的声誉,还是帮我打赢了官司。一切似乎都很完美、很顺利。可是我算错了一件事,我对温瑾萱的爱。我以为她只要愿意和我在一起,我就会很开心,可是我发现,她和我在一起她并不开心,即便我把自己拥有的一切都给她、即便我对她体贴入微、低眉顺眼,为她做了我能做的一切。可她还是不开心,因为是我,因为做这一切的人是我。有人说:好的开始,就成功了一半。同样的:坏的开始,也已经失败了一大半。如果没有那一场酒醉情迷的温存。如果我可以用最传统的方式去慢慢追求她,慢慢向她证明自己的心意,慢慢让她接受自己,也许现在一切都不一样。可世上没有后悔药吃,已经发生的事谁也无法重来。婚礼那天,看到穿着婚纱,郁郁寡欢的坐在那里的温瑾萱。我突然想开了,她和我在一起永远不会真的幸福,不管我对她多好、不管我能给她什么,哪怕我能给她全世界也毫无意义。因为是我!我不希望她为了孩子、为了她父母的面子、为了对我报恩,勉强自己和我,一个她从心底里讨厌的人共度一生。那样于她于我,于孩子都不是好的选择,何必要让大家都痛苦呢,尤其她和孩子还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所以我决定放手,让她去寻找自己真正想要的幸福,还有那个能给她这种幸福的人,虽然那个人不是我、虽然我可能会为这个决定懊悔一生,但我只能这么做,因为我不想再看到她难过,不想她压抑自己的想法而强颜欢笑,不想她就这么毁了自己的一生。这样看起来,我找你演的这出英雄救美好像有些多此一举,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意义的,最起码:这世上少了一个可能会伤害她的人!你也算做了件好事。也算死得其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地狱?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在那?或者,我以后是不是也会去那?谁知道呢!……”H正在心里默默自语着,忽然好像有个人过来了……一回身,是个熟人:“警察同志?你来这里办案吗?”来人正是那个曾在医院里审讯过H四五次的中年警察,今天他和之前H每次见到他时不一样,穿着一身便服。警察:“我来看个战友。你呢?你怎么会来看他,是内疚了吗!”H呵呵一笑:“我又没做错什么,有什么可内疚的!我是来给父母上坟的,之前听人说他的墓地也在这儿,顺路看一眼,但愿他来世能做个好人,免得再遭这样的下场。”警察:“你还相信来世呐?这么迷信。”H:“谈不上信不信,只是希望吧,希望做错事的人有个重来的机会,像他……”H一指周金昊的墓碑:“……他做了错误的人生选择,害死了自己,也算赎罪了,如果有来生,他能做个好人,不也是好事一件嘛。”警察:“是啊,做个好人,但也得先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赎清了罪才行。带着污点,不管多长时间,过多少个来世,还是做不了什么好人。”H:“惩罚,物质的惩罚好过,心里的惩罚难熬啊!人呀,还是不能做错事,有些事一旦错了,永远都没有重来的机会。”下午的阳光斜照在周金昊光滑如镜的墓碑上,墓碑上映出了H残缺不全的影像。斜照的阳光也照在宝宝脸上,宝宝有些不舒服的咿咿呀呀嘟囔着。H转了一下身子,用后背挡住了阳光。警察:“这是你的孩子吗?”“是我女儿。”H说着低头慈爱的看看宝宝,摸摸她的后背安慰她。警察:“怎么你一个人带着她,她妈妈哪?”“她妈妈有自己的事要忙,现在是我照顾她。”H的神态很平静,像在说一个普通朋友的动向。“以后你要做全职奶爸了吗?”警察说着走近一步,微微弓身朝宝宝笑笑,逗逗宝宝。宝宝大概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冰冷与世故中挤出的笑容,觉得很新奇,咯咯直笑。H:“是啊,以后我生活的全部就是女儿,没有什么会比她更重要。”警察站直身子:“好啊。为人父母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独自一人,更是艰难。好好把闺女带大,教她做个好人,比什么都强。”H无声的点点头。警察:“天有点阴了,回去吧!别把孩子冻着。我也该回去了。”H:“那我走了,宝宝和叔叔再见!”H抓着宝宝的手,朝警察挥挥。警察也挥挥手,同时再次露出那别致的微笑。H和警察分别往两个方向的下山台阶走去,警察下台阶下的很快,不一会儿就出了H的视线。天气有点转凉了,H把敞着的外套往前拉了拉,把宝宝裹在里面,慢慢下了山。那辆出租车如约在山下等着,H和宝宝上车,向市区驶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对错》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对错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十五章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对错”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对错的第十五章,对错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应该没人看小说的支持,更多与对错无弹窗相关的优秀都市娱乐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亿万先生娱乐城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