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意外

更新时间:2018-01-13 16:26:08字数:10071
黎劼心有计较而一时拿不定主意,韦思则将将从死生线上徘徊一趟,心绪起伏未定;一时之间,黎劼与韦思都陷入沉默,密室里也变得寂静;正当黎劼跟那儿心中计较着些什么的时候,没有注意到黎陈有离开密室,却又在极短的时间里转还回来;出去晃一眼又回来的黎陈径直的走到黎劼的身边,依然是那习惯的耳语轻轻;黎陈虽然是耳语轻声,但在黎劼听来却极为的意外,因为黎陈说黎慧珍突然回来了;黎慧珍是黎劼最小的儿子,也是黎劼最为宠爱的孩子;不过却已独自在外打理家族生意近十年之久;在这近十年之中,除开年节团聚之外,从来就没有私自的回来过;哪怕是当年其母亲病重,直到亡故时才被黎劼招回;现在却突然回来了,这让黎劼感到极为的意外;黎劼感到意外的同时,黎陈跟边上多嘴的说了一句:“见,不见?”黎劼本是想不通为什么黎慧珍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回来,却在转瞬间又抓住些什么;是的,黎慧珍执掌的所谓家族生意在江州;将才韦思又说庄风在象州;江州是庄风的,黎慧珍在江州近十年,那庄风与黎慧珍自然是免不了有交集的;然而,现在庄风却突然出现在象州,同时黎慧珍又突然从江州返回;偏却是如今象州变故,各式人物都涌入象州城里,那在这个关隘上,庄风人在象州,黎慧珍也从江州返回,这其中是否有什么关联?黎劼如是想着;只不过黎劼一时想不清楚这其中有什么关联,既然想不明白,那就见一见黎慧珍,听听看看黎慧珍有什么说辞;有些猜测却又吃不准的黎劼,略作思考之后说道:“带他到这里来;”随着黎劼的话,黎陈转身出去;不过分分钟的时间,黎陈就又转回,不过却并没有见着黎慧珍;黎劼疑惑着,黎陈就已有话说:“十少还带着一个人;”听着黎陈的话,黎劼也就明白过来;能进这间密室的人,那必须得他黎劼同意;将才让黎陈带黎慧珍过来,而黎慧珍还带着一个人同行;黎劼也就明白过来,黎慧珍是要与他带着的那个人一起,才会走进这间密室;黎劼明白过来,说道:“那人是谁?”黎陈直接的回应道:“不认识;”黎陈不认识的人,也就说明是外人;以黎陈在黎家的身份地位,或是以黎陈的行为习惯能力,在黎家的每一个人他黎陈都认识;黎劼心中计较着,黎慧珍带着一个非黎家的人同行,这个确实需要考虑考虑;黎劼思量之后,说道:“让他们进来吧;”黎劼所谓思量,其实还是对于黎慧珍突然回家的事有些疑惑;这见不着人,他黎劼的疑惑自然也解不开;不过不管黎慧珍突然回来是为何,现在而今眼目之下所处的地方是他黎劼最核心,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但有异动,那就只能宰了吃肉了;黎劼也就释然,不论黎慧珍或是与黎慧珍同行的人有什么想法,那在这个地方,都得老实呆着,也就玩个牙巴劲儿,演不了全武行;黎劼心中计较着,黎陈已领着黎慧珍与另一个男人走进了密室;黎劼看着黎慧珍,这是他最为宠爱的孩子,自然认识;所以呢,黎劼的目光从黎慧珍进门起,就集中与黎慧珍同行的那个男人身上;当黎劼看到与黎慧珍同行的男人时,黎劼流露出了意外,不过也随之释然;因为与黎慧珍同行的那个男人,他黎劼也认识;与黎慧珍同行的男人,随着黎慧珍一起走到黎劼的面前;黎慧珍为人子,自然得先有话说:“父亲,这位是……”“本人庄风;”庄风打断黎慧珍的介绍话语,自顾的说道;当韦思被黎青侍卫带走后,王正一立即就返回贫民区;王正一返回贫民区的那间小屋时,看到庄风站在门口燃着烟,木无表情模样,看不出在想些什么;庄风总是这个样子的,王正一也不以为意,直接就说道:“韦思被黎家的人逮走了;”庄风听着王正一的话,只是点了点头,示意知道了,脸上那木无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似乎一切都在预料之中;看着庄风那幅木无表情,王正一也就猜到,关于韦思被黎家的人逮走,庄风肯定是早有预估的;只要在庄风的预估之内的情况,庄风总是有着相应的应对计划的;王正一知道,但还是多说了一句:“你不担心有变故?”庄风看得出来王正一的担忧,也明白当他庄风自己有预估之内的情况时,自有其应变;以王正一以往的习惯,那是绝不会咸吃萝卜淡操心的;现在王正一却是一幅忧心忡忡的模样,庄风自然也明白其因由,只是因为王正一动了心,韦思已属他王正一是谓已上心的人儿;庄风明白,做兄弟的那自然得有话扯淡几句:“我要说本座世家子弟,你肯定要说狗屁世家;”王正一无言以对,因为话都被庄风说完求了;庄风的木无表情,换做玩味浅笑,接着说道:“身为世家子弟,自然有您十画这样的草民不会知道的事;”王正一依然无话可说;庄风的笑意变得更浓,继续的说道:“比如说,身为世家子弟,不管愿意不愿意,与各世家都会有那么三分交情;”王正一还给庄风一个白眼;庄风的笑意更加的浓郁,继续的说道:“比如说,黎家老爷子很强悍,一连生了九个儿子;嗯,仅是婚生子,非婚子还在外,不过非婚子也都是子,没有女孩儿;”王正一有时候确实讨厌庄风的这个装疯的德性,不过却没有接话,也没有反驳或是呛声;庄风看着王正一那幅明显的不爽啊的模样,继续的说道:“一直到黎老爷子的第十个婚生子降生;嗯,你猜是男孩还是女孩?”王正一没有好气的说道:“还用猜的?你都说是婚生子的了;就你那菊门儿上几根毛,我还不知道,就喜欢玩个字眼儿;”庄风笑得极为开心,说道:“知我者,十画也;”王正一懒得搭理庄风;庄风也懒得搭理王正一,继续的说道:“黎老爷子的第十个孩子,还是男孩儿;或许吧,这是咱们国人的毛病,没有孩子的时候,一男半女那都得高兴疯掉;光生女儿的时候吧,为了生个男孩,管那些女孩儿去死;当男孩又太多了吧,那就特宝贝女孩儿;”停了一下,庄风借着烟屁-股又燃上一支,继续的说道:“黎老爷子的第十个孩子,又是男孩儿;可能是崽儿太多了吧,或许是年龄大了吧,再生育的希望不大,毕竟都生了十个孩子了都,那还不算外面的非婚子;所以呢,黎老爷子就把第十个孩子当做女孩儿养,叫个什么名儿,黎慧珍;”王正一看着庄风跟那儿装疯装得似乎没完没了,跟那儿算是忍不下去了都,呛声的回了一句:“跟我什么关系?”庄风还是那装疯的模样,跟那儿说道:“呃,跟你是没有关系,可跟我有关系啊;嗯,就在你们离开之后,我打电话让黎慧珍立刻马上回家;”听着庄风的话到这里,王正一虽然还不太明白庄风的计划是什么,但是也大概能猜到,庄风确实早有应对;想到这里,王正一也变幻了一个恶心的笑意,跟那儿说道:“你不会跟那什么慧珍之间,啊,嗯,你懂的;”庄风变脸成严肃的模样,颇为认真的说道:“本人只喜欢女人;”说完之后,王正一直接就呛了一句:“慧珍,嗯,女人;”庄风突然间就换上了那好色模样,看着王正一就流了清口水;顿时,王正一身的鸡皮疙瘩;庄风更疯了,不过却说起关于黎慧珍的事;象州黎家当家家主的第十个男孩儿黎慧珍,或许吧,黎老爷子太想要一个女孩儿,结果还是个男孩儿,但是却被当做女孩儿一样的宝贝着宠溺;然而,取一个女性化的名字,并不代表就真的是女孩子;身为黎老爷了最小的所谓幺儿,被那般的宠溺着,那在世家之中,并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呢,黎慧珍打小那可谓是历经磨难;周岁未及时,吃奶差点被呛死;一岁时就自己爬到井口,差点掉进去;两岁时被人贩拐走,还好被及时发现,黎家跟那儿将整个象州做人口生意的都挨个儿的一个不落的给草了一遍;三岁时到厨房偷嘴,被那十斤重的砍刀掉下来,差点砍掉脑袋;四岁时跟院子里玩,掉景湖里差点淹死;五岁时玩火,烧掉了整片院落,保姆带侍卫全都给烧死了,要不是黎老爷子及时发现,恐怕也烧死掉了的;六岁时在自家书院里,误喝了墨汁,差点被毒死;七岁时学管箫,摔了一跤,差点被插穿脑袋;九岁时学铁筝,被钢线缠住脖子,差点把自己给勒死;十岁时开始习武,差点被自己的剑给捅个透心凉;听着庄风那似玩笑的话,王正一玩笑说的说了一句:“还真是命大,每次都差点;”庄风收起了那玩笑的模样,颇为感慨的说道:“狗屁世家,想要长大成人,真他吗的不容易;”看着庄风突然的感慨,王正一突然间有些明白,其实庄风口中说的是黎慧珍,而实际上呢,庄风又何尝不是一样;想想王正一遇到庄风的时候,那也才不过十四五的年岁,不就被扔象州边境的血水里所谓锻炼的吗?而且据王正一在与庄风同为虎哥之后,也知道庄风幼年时和他王正一有同样的经历,都有经历过人贩之手;只是那时候的王正一还不明白,为什么如庄风这样家世的人,居然也会被人贩给逮了货;而当王正一问起时,庄风的解释倒是挺简单的,不就是他庄风贪玩嘛,而且还自我吹嘘的说本人庄风天生胆儿大,四五岁就敢一个人偷摸乘车离家几百里远的城里去玩儿;王正一当然明白庄风是不太愿意提及这其中的隐晦,也就再没有再去提及这个话题;现在,听着庄风说起所谓的黎慧珍,王正一算是明白庄风为什么不愿意提及他自己关于落入人贩之手的问题;同时也明白了庄风明明身为世家子弟,却从来不反感,甚至还赞同他王正一,或是虎哥其他人的关于世家的那一句狗屁世家的嘲讽;或许吧,庄风感慨黎慧珍的成长辛苦,其实同为世家子弟的庄风,又何尝不是呢;关于世家内斗,那哪会等到成年,从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了争斗;或许吧,如庄风那瞎感慨黎慧珍一样,狗屁世家,想要长大成人,真他吗的不容易;王正一突然间的明白,却没有话说;因为他与庄风相交这么些年以来,知道庄风这样的德性,或者说知道庄风身患的精神疾病,那就是庄风可以如同第三者一样的去看待自己,典型的精神分裂;所以,庄风偶尔的言及他人而感慨自己时,是不需要任何安慰的;不需要安慰的庄风,继续的说着黎慧珍的事;黎慧珍好容易的长大成-人到十八岁,或许黎老爷子也明白他对黎慧珍的宠溺只会导致黎慧珍的死亡,所以呢当黎慧珍长到十八岁时,依着世家的所谓成规,这个时候就需要外出念大学去;离开了家,日子总会好过一些的;黎慧珍外出到江州念的大学,念完之后也留在了江州,管理着黎家在江州的一间不大不小,资产都不过亿的一间小公司;到这时候,黎慧珍才算是真的安全了;以着世家的所谓成规,在念完大学之后,就得开始为家族做事;一般而言,会放到各地的商业机构里,所谓执掌一方;各世家在各地的商业机构,实际上,嗯,应该说是真正的正当行业,只不过是属世家的产业;除开正当行业之外的所谓生意,那是属当地世家掌控的,外来世家插不进手脚,也就只能做正常行业;时代不一样了的,在如今这个商业为王的时代里,商业自然是重中之重;各世家在各地都有着商业机构,而这个商业机构,同时也兼职驻使的工作;以着成规,如果某个世家的某个子弟被家族看好,一般就会放在各地的商业机构里开始起步锻炼,而这所谓某世家的某子弟在其商业机构里的位置,各世家就可以看出这个人在其家族里的所谓前景;黎慧珍大学毕业之后的所谓锻炼,仅是一间资产都不过亿的小公司;这样的前景,在世家里属于养老性质,也就是没有前景;是的,一般所谓有前景的人,会在各地的商业机构中担任相对重要的位置;只有极少数人会沦落到那资产连亿的关卡都过不了的公司,而这个位置就表示这位世家子弟,与其家族家主之位再无缘分;那连亿的关卡都过不了,也就表示这间公司的收入就是给他的养老金,一年拿过几千万,做个平民眼中的富家翁,平平淡淡的就了此残生了吧,世家就不要掺和了;黎慧珍就属于这样的人;当然,实际上这可以看得出黎老爷子对于这个最小的儿子,那是属真心的疼爱,或许也可以算是真的父爱;毕竟世家与平民不同,并不是留多少遗产,或是给多少钱钱花不完,那就是对子女好;黎慧珍对于这样的安置,似乎也没有什么异议,至少表面上是这样;就连当时的庄风也认为黎慧黎身在世家,还算是运气好,摊上一位真有感情的父亲;而黎慧珍也懂得这份父爱,安心的本份的平淡的过完此生;庄风当时这样看待黎慧珍,是因为黎慧珍在接手那间小公司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访庄风;而关于拜访庄风的理由说辞,那更是扯淡;在庄风平定家族内乱之后不久,有那么一间所谓实力雄厚的跨国商业集团到江州开分属,其中又夹杂了缙都某个勋贵家族,以至江州地面上都得给上七分的薄面儿,将江州最为繁华的地区,所谓寸土寸金的地段一间是谓国-有的商业集团的大楼都给腾了出来;这份薄面,还真的不薄;而那间跨国商业集团也确实是实力雄厚,将原来的大楼给拆掉重建新楼;当新楼建成,全新开张的那一天,庄风带着人将新楼进行了爆破拆除;一栋崭新还未经使有的大楼,就那样被庄风给爆破拆除掉;而这栋楼的主人又是那跨国的商业集团,加之缙都勋贵家族的背景;庄风居然在开业那天,当众给爆破拆除了,或许庄风那疯狗的叫法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如果庄风不是疯狗的话,怎么会当众的去扇缙都勋贵的耳巴子,更不去顾及那跨国商业集团的脸面,特别以那外-商高人一等的风气之下,庄风的行为,那摆明了一点面子也不给;然而,整个江州地面上,却没有谁去多去多嘴一句,甚至庄风爆破拆除时,还有江州本地的消防以及公共安全局出面维持秩序;江州地面上没有谁说,但那缙都勋贵自然得有话说;而庄风的回话极为的简单,在江州盖楼开店,占别人的楼不算,连句话都没有,丢人;庄风的话说得简单,其实有够资格知道世家存在的人物些,又有谁不明白其中的事呢;不就是缙都勋贵家族看着庄风刚刚经历过内乱,认为庄氏不稳,想着趁机跟江州插上一脚;结果呢,庄氏家族确实是刚刚才经历过内乱,然而庄风这位庄氏新家主,却也不是谁都可以拿捏的;庄氏家族也不是你们认为的才经历内乱的那样虚弱,他庄风依然可以控制江州的秩序,江州本地公共安全消防之类的安全维治机构,他庄风依然可以调动;他庄风仅是拆掉楼,没有伤人,就已经算是给面子了的;也是因为这件事,庄风这位江州庄氏家族的新家主,算是得到了各世家的认同;黎慧珍在江州接手那么间小公司时,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访庄风;其理由说辞是,如果不去拜访庄风,他怕庄风把他的那间小公司也给爆破拆除掉;黎慧珍这样的因由说辞,自然留给了外面及黎家内部一个胆小怕事,只愿平安了此残生的印象;直到黎慧珍送给庄风一份情报,关于西南除开庄风之外的其他几家,联合密谋针对庄风的一次暗杀行动;当时的庄风对于黎慧珍的情报是不以为然的,因为那时的庄风已借着家部内乱,外人插手的理由而吞掉了少州;以此,关于对他庄风的暗杀行为,那虽不能说是不要太多太多,但是也绝不在少数,甚至庄风自己就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关于黎慧珍送来的情报,庄风也没有重视;而庄风的忽视,直接导致了庄风妻子的死亡,继而引发庄风鲸吞西南那震动天下的举动;当然,那是后来的事;就当时庄风收到黎慧珍送来的情报,庄风就已明白过来,黎慧珍并不胆小,也不怕事,更不想靠着那年入不过亿关卡的小公司去了此残生;庄风虽然不重视黎慧珍送来的情报,但却也有看过;那情报的内容相关,有些东西在庄风看来正常,然而以黎慧珍所处的位置,想要得到那样的情报,却是极其困难的;但是,黎慧珍还是得到了;这在庄风看来,黎慧珍是有野心的,也是有能力的,如果没有能力,也弄不到那些情报;而黎慧珍将情报送与庄风,其用意也简单,不过就是交好他庄风,以谋取庄风的助力;庄风明白了黎慧珍的隐藏野心,也知道其所拥有的能力,对于黎慧珍向他谋取助力,这个庄风也不介意;所谓世家之争,能掺和一手,打击消弱某个世家,那机会可谓是可遇不可求;既然黎慧珍有意谋取他庄风的助力,而庄风自然不会错过机会,借着黎慧珍的野心去让黎家内乱一把,以谋取利益;黎慧珍既有所求,庄风亦有利益所得,何乐而不为;或许庄风对黎慧珍也是有那么些同情,或是认可黎慧珍的所谓野心;毕竟那般艰难的才长大成-人,这长大之后,却又想要他去过平民的日子;以生在世家,更被格外宠溺,而附带着打吃奶起就经历不断的各式致命意外的让他去死;然而,当成长之后,却又要让他去像平民一样的所谓平平淡淡的了此残生;那么,在长大成-人的那么些的近二十年的时间里,所经历过的那无数次的致命的所谓意外,又应该怎么算呢?就当没有发生过的吗?那不是太他吗的扯淡了吗?庄风理解黎慧珍的心中的想法,同时又可以趁机插手象州事机,那为什么不做呢?从那时候开始,庄风与黎慧珍之间,那什么什么的自然就有那么些什么什么的所谓关系;黎慧珍与庄风的所谓关系,一直持续到庄氏崩塌,庄风失踪;只不过,庄氏虽然崩塌,庄风也失去踪影,但黎慧珍身边却一直有着庄风的人存在;一个人有野心,也有够能力,且又被人忽视近十年的时间,那么其实力的累积程度,就很难看透了;关于黎慧珍这些年来,为了他的野心所积累下来的实力,谈不上足以去争那黎家家主之位,但是换到现在而今,象州五大家族联手攻灭韦家,以至象州局势混乱的情况之下,那黎慧珍所拥有的力量,却是属他庄风可以用得着,也足够用的力量;对黎慧珍来说,象州局势混乱,那也是混水摸鱼的机会;对于久悬于外的黎慧珍而言,被家族忽视,自然少了监管,而且手中有钱钱,又有庄风的暗中支持,其实力的积累,确实要相对容易一些;然而,久悬于外被家族忽视,也有另一个问题存在,那就是对于家族的事务也会越加的远离生疏,对家族内部的人脉相关,比之其他人也会更少;只是世事无绝对,不能好处占尽,既要无监管的去积累属于他黎慧珍自己的力量,又想要得到家族的资源人脉,这个似乎就有些过了的;当远离家族中枢近十年之后,黎慧珍已积累下一定的实力,如果有机会回到家族,那自然得抓住;庄风明白,庄风相信黎慧珍也明白,所以呢庄风才会招呼黎慧珍,也相信黎慧珍一定会听他庄风的话,立即从江州赶回象州的;庄风与王正一说着关于黎慧珍的事,对于王正一来讲,庄风所说的这些事,还真有那么点让他王正一打心底想骂一句狗屁世家;王正一的想要骂一句,却并不完全是因为庄风所说的世家内斗的残酷,更多的却是有时候王正一说的那句狗屁世家,其真实的因由也是因为所谓出身低微,而自然产生的情绪;现在,听着所谓的黎慧珍这么个不受待见,养老金一年却有几千万;想想平民世界里,月均养老能过万,那就足以让人羡慕得流清口水了的;而这个什么黎慧珍,却给他一年近亿的养老金,就这还属于不受待见的存在,干;再说他王正一与庄风相交这么多年,对于世家勋贵也算是了解,然而他王正一连听都没有听过黎慧珍这么一个人,偏却是庄风却是了如指掌;这让王正一的心中有些抑郁,所谓再怎么努力,其实与不过如此;以此,王正一的心中自然是极其不爽的;看着王正一那突然间有些落莫的模样,庄风大概能猜到王正一的心中所想;只不过,庄风却不想点破;生死兄弟,知己交心,其实更重要的是理解尊重,而不是所谓的毫无保留,事无巨细的都拿来说来听的,更多的是却理解友人心中的那些只能他自己才会懂的心思;庄风自有计较着,没有说什么,习惯的用烟屁-股接着燃上一支烟,习惯的将烟蒂挟在指间,轻然弹出;就在这个时候,庄风伸手从衣兜里掏出电话,随意的眼了一眼,然后说道:“走吧;”听着庄风的话,王正一自然明白,黎慧珍到了;关于象州的变故,黎慧珍其实比庄风更早得到消息;不过这也正常,黎慧珍再怎么不受待见,那也是黎家的人;而庄风呢,那时候正惶惶如丧家之犬的慌忙逃窜;收到象州变故的消息时,黎慧珍有种莫名的感觉,似乎这是一个机会;但是,却又说不清楚;直到收到庄风的传讯,黎慧珍那莫名的感觉,才让他明白,他的机会已到来;黎慧珍收到庄风的传讯后,立即就赶回象州;黎慧珍回到象州,第一时间就联系了庄风,然后自然是勾搭在一起,出现在了黎劼的密室里;对于庄风的突然出现,黎劼还是有那么些意外的;虽然是黎劼已从韦思的口中知道庄风如今就在象州,然而庄风却与黎慧珍一起,这个却是黎劼没有想到的;尽管黎劼知道黎慧珍在江州近十年,那与庄风肯定得是有交集;只不过那所谓交集,应该也仅是止于所谓世交;现在而今眼目之下呢?黎慧珍与庄风一起出现在他黎劼的面前,然而黎慧珍却并不是他黎劼招唤回来的,而是黎慧珍私人行为;以着黎家的规矩,如同黎慧珍哪怕是他黎劼的亲儿子,如果没有他的召集就私自返回家族,那么如果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那也得是所谓犯了规矩,进行责罚;但是,黎慧珍明知道私自返回的后果,但他还是回来了,不仅回来了,同行的还有已失踪五年的庄风,以此看来那黎慧珍与庄风之间的交情,就已不再是所谓世交那么的简单;黎劼心中想着些什么,面上倒是客套:“多年不见,小庄,你可消瘦多了啊;”庄风也是那客套的话语:“有劳世叔挂念;”黎劼接着话道:“这些年外面有些风言碎语,看着你无恙,叔也就安心了;”庄风也是那假巴儿的客套:“外面是有些风言碎语的,我这不就来了吗?”黎劼看着那假巴儿客套的话里还带话,心中自然有疑惑,接着说道:“象州是好地方,山水甲天下嘛;”庄风接着话说:“不仅是山水甲天下,美人儿也是一绝啊,呵呵;”随着庄风的话,黎劼也跟着笑了笑,不过还没有说什么的时候,庄风就自顾的说道:“只不过美人儿不见了,听外面风言碎语的说是被世叔给藏了娇,呵,您老可比我们这些年青人,啊,呵呵;”庄风说着的时候,目光有意识的转移到边上的韦思身上,其用意,那黎劼自然也就明白了的;黎劼明白庄风这是冲着韦思来的,不仅是韦思刚才话里说过,也因为庄风的话已说得很清楚明白了的;黎劼明白归明白,然而韦思的存在,对于他来说,那也是极其重要的一颗棋;黎劼明白庄风的话里意思,面上自然有着应对:“老了都,有心无力啊;真羡慕你们年青人;”庄风还是那假巴儿客套的说道“既然您老都承认老了,那留着美人儿也没有用不是,还不如就给我得了;”庄风话语腔调虽然是那客套的虚伪,可这话却说很不客气了的;黎劼看着庄风已是属话语直接,也就知道庄风失去耐性了;这个黎劼可以理解,毕竟现在庄风连自己的人身安全都被人操之于手,想要带走韦思,那自然是越快越好的;黎劼明白庄风的顾忌,黎劼也忌惮庄风,但是韦思对他来说也是极为重要的棋子;对于韦思的处置,黎劼早就有决断的,其决断那自然直接宰掉了事,斩草除根;但是,随着庄风的出现,并摆明了要带走韦思,这让他黎劼也是忌惮颇多;当着庄风的面宰了韦思?那庄风肯定会翻脸;连带庄风一起宰了?黎劼又忌惮庄风手中的隐藏力量,或是庄风能到这里来,自然有布置后手的;如果连带庄风一起宰了,那么关于庄风的后手,其后果他黎劼更是拿不准啊;正当黎劼犹豫着的时候,黎慧珍突然出声说道:“父亲,放他们走吧;”随着黎慧珍的话语,黎劼转移视线到黎慧珍身上,其心中也是反应过来;庄风与黎慧珍同时出现,想来是庄风借黎慧珍的人情,邀过来帮腔打边鼓的;需要借黎慧珍来打人情牌,那么也就表示庄风并不想与他们黎家撕破脸,亦或是庄风在象州的力量,还不敢也不够跟他们黎家撕破脸;也可能是,为韦思还不值得他庄风与他黎劼撕破脸面;无谓哪种可能,黎劼却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庄风是不会和他黎劼撕破脸皮子的;黎劼转念一想,庄风自然也有他的顾忌;毕竟庄氏已崩塌,同时又要面对缙都勋贵各家的追杀,要不然也不会五年不见其踪迹;当年的事,庄风其行为,已属公然造返了的;就算是另有其隐情,然而庄风却已然成为可以威胁到缙都安全的存在,这样的人那自然得斩草除根;黎劼明白庄风的顾忌,那么关于韦思的处置,自然也就有了决断;自有决断的黎劼,对于黎慧珍的所谓求情,自有话说:“这孩子,从小就淘;现在这么大人了,还不懂事;”黎劼话里的意思,庄风已然明白;已明白黎劼的决断的庄风,那也就直接干脆了的说道:“你真的老了,他已经长大了;”庄风话语的转变,让黎劼感到莫名的寒意;随着庄风的话,黎慧珍接话说道:“父亲,你真的老了,我也长大了;有些事,已由不得你;”黎劼听懂了黎慧珍的话,但是却不敢相信,或是不愿意去相信;看着黎劼那不敢置信的模样,黎慧珍深吸一口气,缓缓的说道:“我知道,父亲您打小就格外的疼爱我,对我的宠溺超过所有的哥哥们;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从小到大,因为您的宠溺,也让我所遭遇的意外超过所有的哥哥们;”黎慧珍的话越说越是气急:“您知道吗?我在江州念书的时候,他们都不愿意放过我;哦,当然,您知道,因为您还专门加派了侍卫保护我来着;那您又知道您派的那些侍卫们给我造成了什么样的致命意外吗?您不知道;如果不是庄伯父,恐怕我死在江州,您都不会知道;”黎慧珍似乎似将已憋屈在心中多年的话语发泄出来;发泄之后,黎慧珍深呼吸着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平静下来之后,黎慧珍又继续的说道:“其实我不喜欢您给的这个名字,我是男人,您却将我看成女孩儿;如果真的是女孩儿也就罢了,可我是个男人,是您的儿子;结果呢?哥哥们明争暗斗的想要您的位置,而您却容忍他们,甚至容忍他们对我下杀手;可是,您为什么要将我排斥在外呢?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个废物,与黎家家主的位置无缘;我知道,您是为我好,让我远离争斗;可是你将我排斥在外,在其他人看来,并不是因为您对我好,而是将我看作废物,废到二十出头的年龄就可以安心养老,连争一争的资格都没有;我可以顺从您的安排,也明白您对我的关爱,我也可以远离兄弟相残的争斗;但是,我不想做别人眼中的废物;”黎劼第一次听到自己那最为宠爱的孩子的心声,虽然黎慧珍话里的意思已表明其野心勃勃,但是黎劼却并没有愤怒;黎劼有的,只有心痛;却并不是因为黎慧珍的话语,而是因为他自以为的对黎慧珍的好,其实只会增加黎慧珍的痛苦;或许吧,国人大都如此;为人父母的,总将自己的想法思维强加给子女,而忽略掉子女自己想要什么;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客徒呓语》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客徒呓语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一百四十一章 意外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客徒呓语”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客徒呓语的第一百四十一章 意外,客徒呓语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客徒小说的支持,更多与客徒呓语无弹窗相关的优秀奇幻玄幻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亿万先生娱乐城客户端